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上海百申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58819909

天津刑事辩护律师咨询案情简介

TIME:2020-03-26 11:14 | VIEWS:

刑事辩护律师咨询。天津港山律师事务所值得信赖。【经典案例】刑事律师为涉嫌走私普通货物罪,面临3至7年有期徒刑的被告人辩护,zui终判处缓刑。案情简介:被告人王某在为被告单位有限公司进口一批模具业务的过程中,在明知应向海关缴纳税款的情况下,向被告人濑某提出伪报品名以免税进口冲压模具。争得同意后,王某采取伪造单据的手段,将真实进口单据中的货物名称更改,向海关申报,骗领海关免税证明。经审核,该公司采取上述手段免税,总价值65万余元,共计偷逃应缴税款人民币177万余元。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0条、31条、第153条之规定,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且系单位犯罪。如果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成立,被告人王某将被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辩护人意见:辩护人认为被告人王某具有诸多酌定、法定从轻、减轻处罚事由,如具有自首情节、系初犯、偶犯、积极认罪悔罪、积极补缴税款、主观恶性以及人身危险性较小等。对其适用缓刑确实不致于再危害社会,符合适用缓刑的条件。判决结果:合议庭zui终采纳了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判处被告人王某两年有期徒刑,缓刑两年。

【贪污受贿罪经典案例分析】著、名刑事律师为涉嫌行贿罪、面临5年有期徒刑的被告人辩护,终判缓刑两年!案情简介:某建筑公司于2012年12月,通过招投标程序,承建了某科研楼的主体工程。被告人范某为承包方负责人,发包方由本案另一被告人曾某负责管理。期间,范某多次向曾某提出请求,欲承建该项目的附属工程。2013年年底,被告人曾某未经招投标程序,便将该附属工程交予原某建筑公司承建,公司又将工程承包给范某项目部。为表示感谢及获得更多帮助,2014年至2016年,被告人范某多次通过曾某儿子的***账户,给曾某汇款总计170万余元。如构成行贿罪,则将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辩护人意见:辩护人认为,起诉书中指控的部分事实不清。在曾某退休后给付的情况不应计入行贿额。本案系单位犯罪且不符合行贿罪法定特征,定罪值得商榷。本案系单位内设机构、部门实施的,如果构成犯罪应当认定为单位犯罪。被告人范某作为单位犯罪的主管人员和责任人员,其本身具有自首、被追诉前主动交代行贿行为、积极认罪悔罪、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较小等诸多法定、酌定的从轻处罚之情节。判决结果:一审法院在充分考虑辩护人意见的基础上,做出对被告人范某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的判决。

【经典案例分析】被著、名刑事律师就被告人涉嫌合同诈骗罪,提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zui终检察院做出不予批准逮捕的决定。案情简介:谢某系深圳市某区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因涉嫌合同诈骗被深圳市某区公安局于2017年3月25日刑事拘留,并羁押在深圳某看守所。2017年4月20日,辩护人接受委托后,立即前往看守所会见谢某,辩护人一方面了解案件的详细情况,梳理案件相关证据,一方面与办案民警就案件进行了充分沟通。经过案情调查和分析评判,辩护人认为谢某的行为不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遂于6月16日向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提交了《不予批捕法律意见书》。辩护人意见:辩护人认为谢某与举报人之间具有长期购销合作关系,2017年双方再次签订购销合同属于之前合作关系的延续,合同内容真实有效,且合同已经在实际履行中,且谢某本人具有继续履行的能力,谢某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犯罪。谢某与举报人公司的问题仅是正常合同履行纠纷,完全可以通过民事途径得到解决。尽管本案存在伪造企业单位印章的事实,但伪造行为的出发点是促成合同履行,而非骗取举报人公司财物,其行为没有对举报人及其公司造成损失。显然,伪造企业单位印章的行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具有逮捕的必要性。处理结果:经过辩护人的不懈努力,深圳市某区人民检察院zui终采纳了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并于2017年6月21日对谢某做出了不予批准逮捕的决定。同日,深圳市某区公安局对谢某做出取保候审的决定。

刑法中关于数罪并罚的规定,1、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并罚。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并且数罪均已被发现时,根据刑法第69条的规定的数罪并罚的原则予以并罚,根据刑法理论的通说,对于同种数罪一般不并罚,而以一罪论处。但如果以一罪论处违反罪刑相适应原则的,则宜实行并罚。这种情况是zui常见的,也zui容易解决。2、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发现漏罪的并罚。刑法第70条规定: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发现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在判决宣告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的,应当对新发现的罪作出判决,把前后两个判决所判处的刑罚,依照本法第69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已经执行的刑期,应当计算在新判决决定的刑期以内。这种方法在刑法理论上称先并后减。实践中还存在刑满释放后再犯罪并发现漏罪的情况。在处理被告人刑满释放后又犯罪的案件时,发现在前罪判决宣告以前,或者在前罪判处的刑法执行期间,还犯有其他罪行,未经过处理,并且没有超过追诉时效的,如果漏罪与新罪属于不同种数罪,就应对漏罪与刑满后又犯罪的新罪分别定罪量刑,并依照刑法第69条的规定,实行数罪并罚。如果漏罪与新罪属于同种数罪,则原则上以一罪论处,不实行并罚。3、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又犯新罪的并罚。刑法第71条规定:判决宣告以后,刑法执行完毕以前,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又犯罪的,刑罚执行完毕以前,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又犯罪的应当对新犯的罪作出判决,把前罪没有执行的刑罚和后罪所判处的刑罚,依照本法第69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这种方法在刑法理论上称为先减后并。

【经典案例】刑事案件律师就被告人涉嫌走私废物罪,面临5年有期徒刑,据理力争,zui终判处缓刑。案情简介:某法院就范某某涉嫌走私废物罪一案开庭审理,被告单位利用他人《固体废物进口许可证》进口废橡胶和橡胶制品共计74吨。其行为违反海关法规,逃避海关监管,被告人范某某作为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在明知自身不具备加工处理废橡胶环评资质的情况下,私自将该批废物直接倒卖给同样不具有环评资质的某橡胶制品企业加工利用,其行为构成走私废物罪。根据《刑法》第1百五十二条第二款逃避海关监管将境外固体废物、液态废物和气态废物运输进境,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本案中,如果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范某某走私废物罪的犯罪事实成立,根据上述法律规定,被告人可能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辩护人意见: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属于“双抬头”进口废物许可证的进口商,其行为性质并不属于利用他人进口许可证。本案行为发生时刑法尚未明确将合法进口废物后擅自转卖废物的行为规定为犯罪,该行为仅涉嫌违法。且被告人在人身自由未被司法机关实际控制前而自动到案并如实供述,应认定其构成自首。此外本案还具有超额退赔、主观恶性小、人身危险性小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判决结果:庭审结束后,法院在充分考虑辩护人无罪意见的基础上进行宣判,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