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上海百申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58819909

对李滨律师诉求银保监会赔偿11.58万亿元的几点看法

TIME:2020-04-11 10:42 | VIEWS:

【】近来,ETC纠纷、信用卡盗刷、银行征信、保险理赔难等问题困扰着金融消费者,投诉多石沉大海、维权更举步维艰,新浪金融曝光台将履行媒体监督职责,帮助消费者解决金融纠纷。【】

李滨律师要求,保险公司进行保险捐赠,要经过法定机构登记、公示,并提供验真或查询渠道。

从经济学分析来看,这必将增大捐赠成本,降低捐赠量或捐赠行为,而降低捐赠行为对社会是不利的。是否需要增添复杂的捐赠手续,其必要性需要论证。

李滨律师认为,保险金额仅仅是被保险人或受益人获得保险金给付的最高可能性,而“可能性”是不能够作为保险捐赠标的的,保险业将“可能性”进行捐赠,涉嫌虚假捐赠或骗捐;从客观的角度来讲,保险公司捐赠的保险实际是捐赠的保险费,其以“保险保障金额”进行公开宣传涉嫌欺骗和误导国家、社会、公众。

我认为,任何商品的购买都有一个量化指标,表明到底买了多少。例如,我买大米,通常以“斤”来描述购买量,我买肉包,以“个”描述购买量。

对保险来说,通常就用“保险金额”描述购买量,而不是用“保费”作为购买量。问一个人买了多少保险,问的是保额,而不是保费。因此,用“保险金额”作为保险捐赠数量是合理的。

保险是用来保障风险的,风险通常是以最大可能损失威胁人类的,这个最大可能损失对应的就是“保险金额”。

反过来,保费并不能反映购买了多少保险,能够保障多大风险,解决多大风险问题。例如,你买了一个储蓄性保险,即便交了很高的保费,其实也解决不了风险保障问题。也就是说,用保费作为捐赠指标,反而是不合适的。

从保险研究者来看,我们一直呼吁保险统计口径应该统计保额,而不是仅仅统计和公布保费,正是上述原因使然。

从李律师认为捐赠“可能性”是一种欺诈来看,李律师不可能喜欢保险,因为保险提供的就是一种可能性。若真如此,李律师必然会天然地对保险和保险业产生各种负面看法。

李滨律师认为,保险公司进行保险捐赠涉及死亡保险责任,按《保险法》规定,需坚持保险利益原则,合同订立需经被保险人同意或认可保险金额。

这一点,捐赠保险确实没有经过相关程序。但是,保险利益原则的出发点是为了防止道德风险,在抗疫期间,抗疫战士们有这样的道德风险吗?实际上是几乎没有的。抗疫战士们的主要风险时被感染和由此导致的死亡风险,保险捐赠正是去解决抗疫战士的主要风险的。

为了符合法定程序,建议对保险法进行修订,对紧急时期的保险捐赠行为进行专门的法律规定。

李律师说,此次申请的目的之一,是促进中国保险业依法承担起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此次灾害,人身保险若不扩展责任,赔偿金额将趋近于零,财产险对于公司、企业营业中断利润损失、维持费用损失、个人工资收入损失等财产损失赔偿基本为零,而国际惯例保险业一般要承担灾害导致损失的30-60%)。

李律师完全没有搞清楚的是,保险业承担责任有赖于“保险业务的拓展”,要一单一单做业务,而不是“依法”就能够承担起那么大比例的灾害损失赔偿责任。反过来说,即便保险业有扩展大量保险责任的产品,如果保单没有卖出去,是没法承担灾害损失责任的。

保险业之所以没有像国际惯例那样,承担灾害损失的30%-60%(这个数有些夸大),主要原因不在于保险公司的行为,而在于消费者对小概率风险的忽视(这是人类的非理性或人类本性决定的),以及国人财富水平对保险消费的约束,和社会保险对商业保险的挤出效应。这一比例会通过国民财富增长而自然提高,提高到多少要看具体情况了。

反过来,现在保险业所实施的相对激进的销售行为,其实是对保险需求疲弱的应对措施。这些销售行为肯定会令消费者不舒服,包括李律师。但是,如果没有相对激进的销售行为,李律师所追求的“保险业应承担灾害损失的30%-60%”会更晚实现。

当然,我们必须承认,保险业在产品设计、销售和理赔方面也一定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逐步修正。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