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上海百申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58819909

涉嫌性侵“养女”鲍某明:杰瑞股份高管,法律门外汉两个月拿律师资格

TIME:2020-04-11 10:42 | VIEWS:

原标题:涉嫌性侵“养女”鲍某明:高管,法律门外汉两个月拿律师资格 来源: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有媒体报道称,一烟台上市公司高管鲍某某被指以“养父”身份长期性侵女孩,警方已立案侦办。

然而,红星资本局根据上市公司公开信息等渠道交叉印证发现,事件当事人鲍某明的确为杰瑞相关公司的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同时他还是(000063.SZ )的独立董事。

从鲍某明的履历来看,大学专业与法律无关的他,却同时拥有中美两国的律师资格。而且,他的工作也与法律息息相关。

知法懂法的鲍某明,现在被曝出以“养父”身份涉嫌长期性侵女孩。今天,鲍某明任职的杰瑞股份的收盘价微涨,为25.02元/股,总市值为239.9亿元。鲍某明兼任独立董事的中兴通讯的收盘价为41.12元/股,总市值为1896亿元。

据澎湃新闻报道,女孩小芳(化名)自称从2016年起被“养父”鲍某某长期控制在山东烟台某公寓里,遭多次性侵,直到2019年4月,在一次遭性侵并被殴打后,她选择报警。

小芳的生母表示,孩子从小磕磕碰碰一直不顺,“听人说要认个养父养母能冲冲这个灾气,也是因为迷信。”

据小芳生母表示,2015年9月,通过中间人,她和鲍某某约定见面,谈妥将女儿小芳“送养”给鲍某某,鲍某某以“养父”的身份带走了小芳。

小芳称,3个月之后,鲍某某在其老家天津对她实施了性侵,当时她刚满14周岁。2016年开始,鲍某某将她控制在烟台市某公寓内。在烟台的公寓里,鲍某某逼迫她观看恋童癖视频。

据小芳称,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19年4月,在她生理期发高烧时,鲍某某对她性侵并暴力殴打她,这促使她选择了报警。

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区分局2019年4月26日作出的一份撤销案件通知书称,小芳被强奸一案,因没有犯罪事实,决定撤销此案。

4月7日,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办案民警向媒体证实,该案件目前正在办理,“请相信警方会依法公正处理”。

4月9日下午,有烟台市芝罘区相关部门负责人对媒体表示,涉事女生此前曾报警,但经公安机关调查,女生所述与事实存在一定出入,目前正在做进一步了解。

该事件舆论发酵后,先后有多家上市公司被质疑是鲍某某所任职的公司,如(600309.SH)以及杰瑞股份。

而杰瑞股份证券部工作人员也对媒体回应称,涉案嫌疑人员并非上市公司董监高人员,面对突发情况,公司正在了解情况,如果属实会严肃处理。

然而,在杰瑞股份否认的新闻出炉后不久,4月9日下午,烟台市芝罘区相关部门负责人向媒体证实,事件当事人之一为杰瑞集团高管鲍某明,正在配合警方调查。

红星资本局翻阅杰瑞股份的多季度、多年度财报发现,其中均没有提及鲍某明其人。但是,另一上市公司中兴通讯(000063.SZ )3月末发布的年报却侧面印证了此事。

中兴通讯的年报提及,自2018年6月至今,鲍某明担任中兴通讯的独立非执行董事。除了担任本公司的独立董事外,他还是上市公司杰瑞股份及其附属公司(合称“杰瑞集团”)的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

独立董事,是指独立于公司股东且不在公司内部任职,与公司或公司经营管理者没有重要的业务联系或专业联系,并对公司事务做出独立判断的董事。独董是可以兼任的。虽然杰瑞股份未公开披露过鲍某明的薪酬情况情况,但据中兴通讯披露,鲍某明兼任担任独立董事一年的年薪为25万元。

由法制日报社主办的《法人》杂志2018年曾对鲍某明进行过专访,当时他的身份即为杰瑞集团的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报道中的相关履历也与中兴通讯都能合上。

而按照杰瑞股份财报的口径,“杰瑞集团”是指上市公司杰瑞股份的主体——即烟台杰瑞设备集团有限公司。

——或许,鲍某明的确不是上市公司拟应披露的“董监高”,但毫无疑问,他是杰瑞股份及附属公司(杰瑞集团)的高管之一。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按照杰瑞股份的“大事提醒详情”,杰瑞股份将在明天(4月10日)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

杰瑞股份从事的主要业务是油气田设备及技术工程服务。产品的销售模式是(油气田)设备销售;配备专业服务设备,形成作业团队,为客户提供油气田技术服务或天然气工程设备。

此前,杰瑞股份曾发布过业绩快报,2019年的营收为69.32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0.81%;净利润为13.67亿元,增长了122.14%。

鲍某明被曝涉嫌性侵“养女”相关信息在收盘后被披露,杰瑞股份的今天收盘价似乎没有受到这一消息的影响。

今天杰瑞股份的收盘价微涨,为25.02元/股,总市值为239.9亿元。鲍某明兼任独立董事的中兴通讯今天的收盘价为41.12元/股,总市值为1896亿元。

目前,不管是在杰瑞股份的股吧,还是中兴通讯的股吧,已经有投资者在讨论这一黑天鹅事件会带来的影响。

事实上,红星资本局通过公开资料发现,鲍某明不仅仅是中兴通讯的独立董事,也不仅仅是杰瑞集团的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他还是西南政法大学的兼职研究员,以及中国行为法学会的客座教授。

鲍某明1972年出生,1994年毕业于天津大学获工学学士学位,1999年获天津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硕士学位;2001年于美国桥港大学获得计算机硕士学位;具有中国律师资格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资格。

他自1996年起从事律师工作,先后在京津地区律师事务所任合伙人,驻美国纽约和加州工作近十年,曾任美国思科、美国新闻集团、香港南华集团等跨国企业资深法律顾问。

从鲍某明的履历来看,不管是在国内的专业,还是在国外学习时的专业,都与法律没有关系。

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门外汉”的他,却同时拥有中美两国的律师资格。而且,从他的工作经验来看,几乎是与法律息息相关。

据《法人》报道,鲍某明在大学毕业后,材料专业出身的他在天津一家香港企业担任董事长助理期间,得以接触到律师职业。

美国的律师资格同样如此,“苦于在美国只能做个律师助理”的他“故技重演”,用一年业余时间准备拿下美国加州律师执照。

在《法人》的采访中,鲍某明甚至记得杰瑞集团董事长在不同场合、说过不止一次的狠话,“谁违规,谁是公司的罪人。”

如果相关控诉有误,法律可以为他洗涮冤屈;如果相关控诉属实,他也将承受法律的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