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上海百申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58819909

代理“李星星案”的公益律师:这个免费打官司的姐姐究竟有多强?

TIME:2020-04-20 09:11 | VIEWS:

虽然这案件还有很多疑点,例如受害者的母亲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但是有一件事情是毋庸置疑的。

最近又有一个好消息——中国首位专职公益律师郭建梅,正式成为本案受害少女星星的法律代理人。

由这位在过去20年默默为女性权益发声的公益律师接手李星星的案件,我们更有信心看到公平公正的那一天到来。

郭建梅的事业,从很早开始就离不开“妇女权益”和“弱势群体”这些关键词,这也和她的个人经历有关。

祖母之死,让她开始思考中国妇女所处的位置,于是她发奋学习最终被北大法学院成功录取。

毕业后,郭建梅先后在司法部、全国妇联、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工作,工作内容一直和妇女权益保障紧密相关。

1995年,她被派去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NGO论坛采访,她在那里见识到了新的世界——NGO、公益诉讼、妇女维权等。

千千律所的成立初衷就是专门为妇女、儿童、老年人、残障人和农民工等弱势群体设立的公益法律援助事业的非盈利律所。

被关在北京制衣厂打工的女工,被长期拖欠工资,没有合同,生理期没钱买卫生用品,生了病也没人管,案子打了三年,最后终于为25位女工争取到了应得的工资与经济赔偿金;妻子长期被虐待家暴,投诉无门,最后杀死丈夫被判死刑;郭建梅在网上举办了避免死刑的联合署名活动,经过多番努力,最终将死刑变成了死缓;农村土地分钱,赔偿金却全部被村里的男人领走,女人一分钱也没有;妇女们到处寻求帮助,请律师花了十万,期间遇上过假记者,又被骗走几万,到了她这里,案子又打了三年,最终翻案;女员工被老板性侵,鼓起勇气找到郭建梅,最终在努力之下,被告被判强奸罪名成立,判有期徒刑4年;江苏一名妇女,因儿子意外死亡,来京上访的过程中被一辆旅游大巴撞成重伤,全身多处骨折,一只眼球被摘除,而肇事者所属的大型国企只赔偿了她3万元;郭建梅无偿接下,虽然案子最终败诉,但即使败诉也是对黑暗的一次挑战,对社会的一次推动。被强暴的少女,请不起律师的劳动妇女,遭受家暴的女性,被性侵害和职场性别歧视的女性们......

郭建梅对此回忆道:「 做这些人的代理律师时,她们也会遭受白眼,因为偏见不仅来自大众,甚至来自法官。」

还有法官也会把冷眼和歧视投向郭建梅,并质问她:「你怎么代理这种案子,是找不到案源了吗?」

另外一组行业数据,也更让郭建梅很不服气的是:中国的律师有14万人,大约平均一万人才能匹配一个律师,但现在90%的律师只为10%的人服务。

她也曾经自嘲说,在中国但凡受歧视的标签全让她给占了:河南人、农村人、女人、公益律师。「我就是最典型的弱势群体,但是我们弱势的人在做强势的事。」

这20多年,她领导的千千律所及其前身北大妇女法律中心,已提供免费法律咨询11万人次;其中,代理案件近4000件,其中仅出嫁女的土地财产权案就办了100多个,惠及妇女5万多人;重大典型案件400余件,也对推动相关立法的进步发挥了积极作用。除此之外,她们还关注职场性别歧视、男女退休年龄、男女同工同酬、性骚扰、家庭暴力、妇女劳动权利和劳动保险等,为妇女的尊严和社会地位做着不懈的努力。

2005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2007年获由米歇尔.奥巴马颁发的“全球女性领导者”奖章2010年获法国“西蒙.德.波伏娃女权奖”2011年获“国际妇女勇气奖”2019年获被称为“诺贝尔替代奖”的“生活方式楷模奖”

可是等判决下来时,嫌疑人的罪名却是“嫖宿幼女”,最高刑罚不过是坐十几年牢,交点儿罚金罢了。

很多受害人不仅遭受身体上的创伤,还得背着“卖淫”的骂名,精神上也受到了极大的折磨。

她通过帮助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未成年幼女,让大家逐渐了解到“嫖宿幼女”是极其严重的性暴力罪行,并坚决要求废除被害幼女的污名化。

如果这件事情不能够推动立法的完善和修改,仍然会有更多的“鲍某明”出来钻法律的空子。

这个光不仅来自于通过舆论为你发声”姐姐“,更来自于那些几十年如一日为正义而奔走的人。

屏幕那头的姐姐们也在持续关注这个事件,不再让它冷却,不让人渣跑掉,并且用自己的力量防止这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