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上海百申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58819909

评论丨高管涉性侵养女案,法律会无力吗?

TIME:2020-04-30 09:14 | VIEWS:

4月9日,一则“上市公司高管涉嫌性侵养女多年”的相关消息引发广泛关注,当事女孩称其自2015年14岁以来,遭“养父”鲍某某连续性侵4年至今。

畸恋未成年人并且付诸于实,这是人间最大的恶,稍有良知的人就无法容忍,凡家有稚子者更是为此寝食难安。因此,鲍某某目前成为“网络公敌”是必然的。但是,网络上的“众志成城”下,仍有不少人一开始就感到一种无力,他们担忧现行法律最终无法制裁鲍某某。

鲍某某是一名国际知名律师,持有中美两国律师执业证。在其专业领域,他的确是个人才。而且,他的专业能力不仅限于他的职业领域。

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而在当事女孩的指控中,发生性侵行为时,她刚好年满14岁。鲍某某成功避过了“未成年”的高危警戒线。

根据两高联合公安部、司法部共同出台的“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第21条,对已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女性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利用其优势地位或者被害人孤立无援的境地,迫使未成年被害人就范,而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以强奸罪定罪处罚。鲍某某对其与当事女孩的养父女关系一口否认,并有其姐姐的强力佐证。如果这一说法被采信,他或许又能避过一个雷区。

而且,在鲍某某家人嘴里,当事女孩母女还一同去其家中见过父母。言下之意,就是双方关系实为“处对象”。这一关系如果被采信,那么,鲍某某再次为自己拓宽了“优雅脱身”的空间。

鲍某某曾于2011年12月1日写了一篇名为《从“嫖宿幼女”看未成年人保护的差距》的文章。如今看来,他对此的确有过深研。面对可能面临的指控,他似乎已做足全套前期准备。所以,面对悠悠众口,他还能游刃有余地坚称“不会触犯法律底线”,还能强硬表态:“我相信我是清白的,也相信法律会公正处理的,我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这真是暗黑系“精致利己主义”的极致。他或许发现了法律的盲点,并精心运用了这些盲点。所以,女孩感到了无力,甚至为此自杀。而网友也从大量“专业”信息的传递中嗅到了“无力”的气息,所以,才会有“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的极度愤慨。

最近两天,鲍某某发声为自己“维权”了。根据《财新》和《南方窗》报道,对“性侵养女”这一事件,鲍某某给出了自己的说法,并且能够提供包括QQ对话、视频、人证等全套证据,在他的说法里,大致可以勾勒出,女孩是有心理问题的,对婚姻和未来有太多如梦如幻的想象;是缺乏安全感的,需要人贴身陪伴,而且往往使用极端手段要挟以达成愿望;他与女孩之间也不是收养关系,而是从幼女到妻子的“养成”关系,而在这一关系中,女孩是主动的,

对比双方所述出入甚大的一些细节,鲍某某的说辞有不低的可信度。出于他对法律的认知,出于他的职业训练,他不至于无中生有,他一定能够让自己的言语自洽。

但是,矫饰并不能完全包裹真相。领养孩子,怎么就成了领养女友?这中间是怎么转换的?一个受过高等教育,有海归背景的知名律师,怎么就会将自己的人生大事交给一个不过见了区区几面的他人安排?而且,用婚姻关系掩饰收养的不合法性,这种说法是有多荒诞?此时的鲍某某难道忘了自己是一个法律从业人员?即便再舌灿莲花,再铁齿铜牙,也无法让事件“反转”。

不论如何,都改变不了鲍某某利用自身优势与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的事实。在两人关系中,他具有年龄的优势,身份的优势,经济的优势。角色的不平等,导致了双方关系的不平等。如此,关系中的弱势一方就会极大程度地丧失自主性,更何况这个弱势一方还是未成年人。或许与未成年人同居这样的事情也不鲜见,但鲍某某打破了自己的职业人设,不仅欺辱了一个未成年人,也欺辱了公众对于法律,对于知识的一种膜拜,这其实是对社会伦理的一种践踏。

鲍某某固然是专业领域的佼佼者,但高贵的法律怎可任人玩弄于股掌。2019年10月9日,芝罘区公安分局就此作出《立案告知书》,认为有犯罪事实发生,需要追究刑事责任。4月11日凌晨,烟台警方再发通报,告知公众对此案已组成工作专班,对前期芝罘公安分局侦办的案件事实及公众关注的相关问题正在进行全面调查。而且,根据最新报道,针对鲍某某涉嫌性侵一案,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已派出联合督导组赴山东,对该案办理工作进行督导。这一切表明,这一事件中鲍某某想要为自己做一次“完美辩护”,困难重重。

在高度关注“涉嫌性侵养女案”的同时,也必须要追问,这一事件中,当事女孩的妈妈到底扮演了何种角色?介绍“送养”的网络中介到底是何种性质?这一送养模式背后是否存在黑色产业链?而这种送养模式下当事女孩的遭遇是偶然还是必然?这不是模糊焦点,不是为鲍某某洗白,也不是有意在当事女孩家人的伤口上撒盐。“海恩法则”在这里同样适用,每一个最终曝出来的问题,其背后都有成百上千我们看不到的问题。

这样的人,这样的事,以前就有,以后或许还会有。我们没法阻止这样的人出现,但我们要尽全力推进法治以及社会文化的完善,尽一切可能压缩隐形恋童者的寻租空间,阻止这样的事发生。正如林奕含在《房思琪的失恋乐园》中所言:我原谅了他,这样我才能活下来。但是你们不能原谅他,这样其他女孩才能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