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上海百申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58819909

法律人突围:前法律总监的网培课

TIME:2020-05-02 11:41 | VIEWS:

“在哈佛读书的时候,经常会有这种看到全局的感觉,教授不断带你,既研究一个小词的精妙,也要去更高的维度去思考。你会发觉思想的颗粒度是如此精细又广博,这是教育的美妙之处。可以让你的思维和格局的拉伸度、弹性...

周欣如对自己的评价是,“简历人”,确实,她的简历太好看了。当下,她正努力撕下这一标签,但过程并不容易,特别在遭遇疫情之后。

周欣如现在的身份是,培训机构创始人,目前,这算是一家教育公司,在上海著名大学开设官方培训项目,在北大做闭门会,专注法律、商业、教育的融合。她大学毕业于复旦法学院,研究生在哈佛,清华-INSEAD 的EMBA,第一份工作在英国“魔圈所”高伟绅律师事务所(Clifford Chance LLP),其后,任通用电气(GE)法律顾问,飞利浦大中华区法律总监及合规官。

2019年6月,周欣如开始创业,刚刚起步,疫情来袭。学子分布全国的大学作为教育系统完全复学最后一步,培训课,则是最后一步的最后一步,可以想见,对她创业影响多大。“灭顶之灾”,她如此总结。

但周欣如走出了自己的步伐,转战线上。法嘉的网课并不便宜,起步价199人/课,开业酬宾,买一人送一人当堂课,包括企业主、律师、心理学研究者,课程多样,都是100人内小场。课后,她会去加所有人微信,详细复盘,到第三场,大多数学员已是陌生人。市场热捧,课程价格开始调整。

在4月末,周欣如靠着网课已经实现初步盈利,此前状况是,颗粒无收。当然,周欣如看上的,是商业、法律、教育融合背后的长链市场,这是个正在飞速膨胀的机会。

实际上,法律界已经在酝酿一股跨界潮。4月中旬,阿里宣布方达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周志峰将正式加入蚂蚁金服,任首席法务官,负责法律、合规工作。这在业内引起震动。也有人反方向移动,譬如贝莱德基金(BlackRock)中国区合规总监就回归法律界,加盟方达。内外部律师交替,空前繁荣。

“中国的律师行业走得快靠外部律师,走得远靠公司内部律师。”周志峰曾对周欣如说,现在他正以实际行动来实践自己的判断。

头部大咖转型热,硬币的另一面,一般法律人普遍面临着瓶颈,行业本身也处在变革期。“非诉业务越来越难做,各家压价很厉害,红圈所以外,乃至二线律所,业务都遭遇着严重冲击。”多位律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

变化的起始点,在于当下律师业务的局限性。律师只是律师,但不够懂商业,特别是主业辅助商业的非诉律师,带给市场核心增量显得有限。这对律师来说,意味着职业瓶颈,对律所来说,意味着收入不稳定。

周欣如走过了这一段路,选择跳出来,创业。也是为了摆脱那个依赖标签的自己。在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数次对谈中,她不再是所谓外企高管、业界精英,回到了那个相对核心的自己,会气馁,也会伤心、焦虑、自我怀疑。

据其所在大学官网所公布的招生简章,周欣如公司所承办的卓越法务与合规人才计划,第一期培训费用为 2.98万元/人,招收40名学员。授课讲师除名校教授外,还包括复星集团全球总法律顾问郭小舟、海尔家电总法律顾问刘群、阿迪达斯亚洲区总法律顾问益晨旭、德国汉高集团北亚区总法律顾问沈悦志、蚂蚁金服首席隐私官斗南等。

周欣如透露,在学员中,80%来自大型的国企、民企、外企,剩余两成为没有法律背景的企业负责人。“两类学员有很大不同,法律人思维满眼都是风险;商人则满眼都是机会。法务需要能够看到商业机会,商人需要学习规则的力量。”她称。

在周欣如预期中,商业、法律、教育,应该是一个有机生态。“商业和实务应该赋能学校,让学校教育更加贴近市场,也希望学术的提升和商业思维激发,能够帮助到法律。法律需要有前瞻性,滞后会导致无序。商业再通过规则去反哺,让商业更加有序的生长。这是一个互生生态。之后,也确实能孵育出长链业务。这是第二阶段。”

商业规划还来不及实现,疫情打乱了一切,线下活动停滞,公司停摆。但成本还在,目前,法嘉团队初具规模。“我在用以前的利润、积蓄养团队。”3月末,周欣如不讳言。

于是,生产自救摆上了台面,进军线上是最好的路。“所有活动都停滞了,活下去是一个问题。所以在做线上培训时,给大家分享了一个管理概念,叫BCP(Business Continuity Plan,商业可持续计划),这是很多大企业会做的一个业务持续计划,可以把它理解为灾备演练。中国的绝大多数民企和国企,是没有这个东西的。在外企里BCP有一个核心小组,都有总法律顾问,这个时候,法律有战略拍板作用。举一个最简单例子,很多店铺不能够正常营业,总法律顾问需要替公司决定,是自己主动关店,还是等着业主通知关闭,后面的不可抗力诉求结果迥异。”

3月,线上课程初见曙光,4月末,已经基本把公司带出阴霾,甚至,周欣如开始准备扩张计划。“现在基本上是一周一次课,每一周的课不太一样。两个小时线上课,售价在200-600元不等。现在还有赞助收入。”她说。

周欣如的课,反响不错,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嘉宾阵容及其扎实内容。“一开始,确实有个人关系,也有我们对学员的选择,让嘉宾比较放心讲,大家理念也比较相同,时间久了,品牌打出来,就越来越好请人。”周欣如解释。

值得一提的是,在公务市场上,公司亦有所突破。在疫情前期,为帮助小微企业,周欣如拍了“青山在”系列视频,普及法律知识,最终被一些部门注意到,于今年年初正式承接上海市优化营商环境3.0版本的推广工作。“现在还有不少地方主动来跟我们谈合作,一开始确实没想到。”她称。

目前来看,“业务”逐渐步入正轨,但对周欣如来说,从相对稳定高薪的外企离职,选择创业,本身又是种相对主流的“偏轨”。

这一切,要从她本科毕业时说起。那是在2005年,作为复旦法学院专业第一的学生,她本可保研或者去国外念书,但由于家庭变故,去了高伟绅律所。她是该所在华第一个本科生全职工作者。

外资律所只能做非诉业务,在高伟绅律所压力不小,一开始,她几乎每周被骂,后来找到了诀窍,工作渐渐步入正常。周欣如在高伟绅干了8年。“做非诉业务,重要的是对商业意图、交易结构和工具条文的把握,可以想象成一个大拼图,一开始,可能只是被老板安排拼右下角,随着版图扩大,又拼左下角,几年之后,突然会觉得看到整个拼图。但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也是实务工作当中的遗憾,或者说法律教育中的遗憾。如果老板叫我拼右下角的时候,脑子里有一整个图的框架岂不是更好?可是没有,没人系统地教我。”

这种遗憾又随着她在哈佛留学所加深。工作第四年,高伟绅律所资助了周欣如的研究生课程,这是福利之一。“在哈佛读书的时候,经常会有这种看到全局的感觉,教授不断带你,既研究一个小词的精妙,也要去更高的维度去思考。你会发觉思想的颗粒度是如此精细又广博,这是教育的美妙之处。可以让你的思维和格局的拉伸度、弹性做得非常大。”

看过大拼图的周欣如,开始并不满足于非诉业务。她想更纵深的接触公司,“思考的维度更广了”。

事实上,不能更纵深的了解市场需求,已经成为非诉律师的软肋。随着律所增加,非诉业务大打价格战。“非诉业务价格已经被压得很低,我们对企业,好像也确实只能更多被动满足诉求,没有能力与精力,在商业上有更多帮助。现在很多业务,只是在重复,真正的创新很少。在不停的跑量。”有二线城市律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周欣如亦有类似观察。“以后标准化格式化的东西,律所可以通过AI解决,业务会分化,精品业务会要求律师了解、参与到企业的战略规划上。”前述律师对此说法相当认同。

了解企业的最好方式,就是进入企业,周欣如做了类似选择,她去了GE。对于内部律师,GE拥有悠久传统,作为行业规范主要制订者,合规,本身就是其竞争优势。在GE,她负责法务工作,频繁跟随业务出差谈合作与并购。直到两年后,去了飞利浦中国,周欣如兼任法律总监与合规官,这又是种不同体验。“好处在于,对业务和人员非常熟悉,所以看合规问题时,比较能够抓住关键,不浮在天上。矛盾也有,商业要往前走,合规要踩刹车,就得适度的保持一定距离。”

客观上,在企业做合规官并不容易。汪灵罡就撰文指出,金融机构合规官存在好合规官难求、权力与责任不匹配、资源配置有限、职业发展有限等诸多问题。“通常合规部门并没有自己单独的预算。不同监管部门制定各自的规则时,往往并没有跨部门之间的充分协调,不同部门规则之间经常出现彼此冲突、逻辑不能自洽的情形”,他在文中称。最终,历任德国商业银行中国区(北京、上海、天津)合规总监、JPMorgan和BlackRock中国区合规部负责人的汪灵罡,选择回归律所。

另一头,公司法务本身也存在天花板,大多数人停滞在自己的舒适圈。公司法务相对尴尬的位置,很大程度上,与其较难体现自己所创造的直接商业价值,且离企业核心业务相对较远。相对商业,中国部分法律人似乎更乐意在法律的圈子里。

周欣如曾想过在职业转变,但最终选择辞职创业。“我喜欢做教育,之前也一直在复旦兼职,手上也有朋友支持,那就做了。”周欣如说。她母亲去世较早,成长过程中得到诸多帮助,这让她有了教育回馈的愿望。

另一头,由于本身也是小微企业,基于行业特性,周欣如也在做着扶持小微企业的行动,当然,这也本是她商业版图中的一环,目前,她正在与资本对接,看能否为周围小微企业主找到融资出路。

“本来有三年商业规划,但疫情打乱了一切。现在依旧是新手上路的状态,幸好,周围人非常支持。”周欣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