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上海百申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58819909

维权律师宋一欣重磅发声,新潮能源股东大会存在多处违法违规

TIME:2020-05-14 10:56 | VIEWS:

在4月30日,由于新潮能源部分中小股东向媒体反应自己进入股东大会现场投票受阻,上交所为此向新潮能源发出了问询函。

根据问询函,上交所要求说明“有关情况是否属实,明确说明是否存在无故限制或阻挠投资者行使表决权的情形。”

对此,新潮能源今日回复上交所,称 “公司不存在无故限制或阻挠投资者行使表决权的情形”、“公司不存在无故限制或阻挠股东参与现场会议的情形”。

中小股东们本次也继续针锋相对,对股东大会相关情况,再次委托维权律师宋一欣发表了法律意见书。

据新潮能源公告,4月30日上午8:30,新潮能源在在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1号金地中心A座10层准时召开股东大会。

虽然根据函件,此前公司共收到18名股东的有效登记资料,但现场出席本次股东大会有表决权的股东和股东代表却只有12人。

函件显示中小股东代表谢力、张波浪三人未能出席的原因是“迟到”, 其中谢力、张波浪二人登记时间晚于8:30,胡宪更是在午后才登记……

最终,整场会议三人均未能参加,最终直至本次股东大会现场投票结束,以上股东仍未到达位于金地中心10楼的会议现场。

新潮能源行政负责人肖辉以疫情期间防控要求、会场人数限制、会前登记要求等理由拒绝了部分中小股东入场,并提议对方进行网络投票。

最终正常股东大会在部分中小股东未能入场投票的情况下,全部20项议案中的18项获通过,2项遭否决。据了解,如果该部分遭到阻拦的中小股东成功投票,投票结果将会发生逆转,全部20项议案均将遭到否决。

针对此种行为,深圳市金志昌盛投资有限公司、绵阳泰合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上海关山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杭州鸿裕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四位新潮能源股东再次委托了知名维权律师宋一欣发表了法律意见书。

在法律意见书中,宋一欣律师表示四位股东被新潮能源以“迟到”、“防疫”等种种理由推诿,最终没能进场参与投票,已经侵犯了中小股东们的权利。

宋一欣律师援引《公司法》、《上市公司治理准则》、《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规则》、《公司章程》内容,对此情况作了说明,其中:

《公司法》第一百零六条规定:“股东可以委托代理人出席股东大会会议,代理人应当向公司提交股东授权委托书,并在授权范围内行使表决权。”

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治理准则》第十五条也规定:“股东大会会议应当设置会场,以现场会议与网络投票相结合的方式召开。现场会议时间、地点的选择应当便于股东参加。上市公司应当保证股东大会会议合法、有效,为股东参加会议提供便利。股东大会应当给予每个提案合理的讨论时间。股东可以本人投票或者依法委托他人投票,两者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规则》第二十三条规定:“股权登记日登记在册的所有普通股股东(含表决权恢复的优先股股东)或其代理人,均有权出席股东大会,公司和召集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

《公司章程》第五十九条规定:“股权登记日登记在册的所有股东或其代理人,均有权出席股东大会。并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及本章程行使表决权。股东可以亲自出席股东大会,也可以委托代理人代为出席和表决,两者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

宋一欣律师认为新潮能源当初限制中小股东进场投票行为,已经严重侵犯了中小股东们的权利。

除了中小股东“迟到”之外,本次宋一欣律师也对“迟到”的国金阳光致新潮能源函件做出了法律解释。

5月6日,新潮能源发布公告,称收到了第一大股东宁波国金阳光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函件,落款时间为4月28日。

在本次国金阳光致新潮能源的函件中,国金阳光称“将表决权授予金志昌盛的基础已不复存在”,解除委托金志昌盛的表决权。

根据新潮能源公告,本次股东大会一共参与表决的股份数占总数的比例为57.5976%, 按照本次投票中占比看,同意票的股权在公司总股权中占34.31%,反对票则占23.25%。

根据宋一欣律师提供的法律意见书和新潮能源股东数据, 新潮能源持股比例超过5%股东只有三家,即国金阳光、北京中金君合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宁波吉彤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根据股东大会决议公告,超过5%股东的同意票之和为808922558,正好是国金阳光加中金君合的股份之和。

但根据宋一欣律师意见,新潮能源公告时间和国金阳光此次撤销委托的举动,均不符合规定。

根据落款时间,本次函件落款时间在2020 年4 月28 日,此时距离股东大会仅有两日了,然而新潮能源却并未及时公告,一直拖延到了五一假期结束才选择公告。

由于国金阳光持有股份超过了5%,而且这种委托权的变更可能会导致整个股东大会出现变数,按照《证券法》第八十条规定,这种事件属于重大事件。

最终这一消息在4月28日到5月5日期间,仅有少数人得知这种变更,其他中小股东并未知晓,也违背了《证券法》第八十三条的规定,股东们的知情权受到了损害。

除了《证券法》之外,新潮能源此举也违背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二条,第三十条。

首先,根据国金阳光的2015年12月2日出具的《授权委托书》,以及2015年12月14日的《关于不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承诺》,国金阳光将表决权授予了金志昌盛,截止今日尚且在有效期内。

而且根据当时文件承诺,国金阳光表示“无条件、不可撤销、无偿地”做出承诺。这一点在《山东新潮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也明确提到了。

在宋一欣律师看来,现如今国金阳光此举,已经违背《民法》第一百一十九条关于合同的规定,另外此次变更从程序上也不合法,所以国金阳光变更承诺的行为也是无效的,原委托承诺依然合法有效。

除了上述问题外,国金阳光在致函新潮能源中提到,“将表决权授予金志昌盛的基础已不复存在,宁波国金阳光的表决权授予已无必要,法律关系发生了‘情势变更’。”

在证监会的《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股东、关联方、收购人以及上市公司承诺及履行》规定,这种适用条件为相关法律法规、政策变化、自然灾害等承诺相关方自身无法控制的客观原因。

国金阳光本次变更原因,也不在上述条件里面,难以适用以上规则,不符合“情势变更”的规定。

最终,宋一欣律师认为,新潮能源阻碍金志昌盛等股东入场的行为已经违法。另外,国金阳光撤销委托权的函,不仅违背法律规定不具有效力,而且牵出了新潮能源在信批上面的违法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