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上海百申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58819909

别把精英律师当成霸道总裁

TIME:2020-05-15 10:02 | VIEWS:

什么才是律师的“精英”范儿?电视剧《精英律师》恐怕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作为一部律政剧,该剧将律师职业的风采淹没在了都市言情的故事背景当中,精英律师成了帅气多金的“霸道总裁”

曾几何时,律师是一个神秘的职业。若不是遇上了什么大事,寻常百姓一般不会与律师产生交集,至多只是在听闻某人学习法律时,艳羡地赞叹上一句:“哇,那你以后岂不是要做律师?”

或许正是因为这种神秘,越发加剧了人们对律师这一行当的兴趣。日常生活中接触不到,便去影视剧集中获得灵感。在那个律政剧被欧美作品和TVB霸屏的时代,大家对律师形成了这样的印象:自信、干练、多金……总之,西装笔挺的律师从头到脚都透着精英范儿。如今,大陆律政剧异军突起,但是大众对律师的上述印象并没有改变多少。电视剧《精英律师》甚至直接以此为题,将律师这个职业推崇到了极致。

然而,真正的律师看了此剧多半会尴尬一笑。剧中所体现的更多还是旁观者对于精英律师的符号化认知。

罗槟无疑是该剧塑造的一位精英律师,编剧对他的人物设定是接案子“从来没输过”。如此宣传的确足够吸睛,因为这十分符合大众对于精英律师的期待:找律师不就是为了赢官司么?按照这种逻辑,罗槟律师之所以能够有足够的底气开出每小时六千到十万的咨询收费标准,也正是因为他有全胜的战绩作为背书。

在刑事案件中,如果输赢对应的是有罪与无罪,从来不输就意味着他所有的当事人都会被无罪释放,除非这位律师只接受无辜者的委托,否则“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就成了一句空话,与这位律师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也会变成一件让人恐惧的事情。不分是非,放纵凶手的律师不会成为受人敬仰的精英,而只能是令人生厌的“魔鬼代言人”。

在《精英律师》所聚焦的民商事案件领域,输赢的标准更加模糊。一方全赢而另一方惨败的零和博弈并不是此类诉讼的常态,支持部分诉讼请求,驳回其他诉讼请求的“戏码”却会在很多法庭上演。和解与调解使得此类案件的处理常常不会那么剑拔弩张,双赢往往才是双方当事人,以及代表双方当事人利益的律师们所要尽量追求的结果。

正如剧中罗槟所言:“善律者不讼。”律师不是只有在法庭上才会发挥作用,一位优秀的律师应当做的是尽早化解矛盾,为当事人实现利益最大化,对簿公堂很可能会激化矛盾,经常只是无奈之选。

强调律师“零败绩”还暗含了一种“唯结果论”思维,忽视了律师在办理案件过程中所做的努力的独立价值。结果虽是可见的,但会受到诸多不可控因素的影响;过程尽管常常是不可见的,但却不意味着律师不值得受到尊重。犹记得2018年北京暴雨时,北京多个看守所周边被积水围困,律师为了会见当事人,徒步涉水前行,水深及腰,就将案卷材料举过头顶,此举着实令人动容,无论最后案件结果如何,过程中的辛劳又岂能被抹杀。

实践中披星戴月跑案子的律师比比皆是,外地办案需要频频出差,“三过家门而不入”更是家常便饭。律师们常常自嘲:赚的不过是个辛苦钱。然而遗憾的是,《精英律师》中有关案件剧情的比重本就不多,能够真正显现律师“精英”范儿的具体办案过程更是被大大压缩,甚至省略,案件背后的关键信息只凭一句“因为我是栗娜”就可轻而易举获得。仿佛只要有“精英”二字加持,撂下几句狠话,胜利成果便会从天而降,律师费轻轻松松落入囊中。

抹杀过程的价值会反过来消解人们对律师行业的尊重。于是乎,剧中的林嘉应便不会只是个案:认为律师工作不过是动动嘴皮子,即便胜诉也是自己应得的,而不是律师的功劳,承诺的律师费自然也就舍不得支付。

究竟是“我最珍贵的财产”还是“你最珍贵的财产”?关于这句歌词的迷惑在《精英律师》中一直持续了两集。相信很多读者和我一样,带着任务再次检索了席琳迪翁的代表作《如果我是你》,才确认了剧中何赛的记忆是准确的。

可是,何赛为什么要执着于纠正罗槟的歌词引用错误呢?他的坚持或许呼应了大众对于律师“爱较真”的印象。

的确,严谨是精英律师的必备素质。不过,律师可不是孔乙己,一定要去计较茴香豆的“茴”字有几种写法。律师的“较真”是其认真严谨工作态度的一个副产品,体现之一便是对于文本的锱铢必较。文字错误在律师圈乃一大忌。剧中顾婕律师的助理错将“广东省”写成“广州市”,一字之差就导致法院拒收立案材料,致使案件差点超过了诉讼时效。

尽管实践中此类笔误大多可以允许补正,但是有些文字差错却是不能用“笔误”二字搪塞过去的。例如,刑事案件中,犯罪嫌疑人接受讯问,证人接受询问后,会制作一个文字笔录,在笔录的末页,陈述者要写上这样一句话:“以上内容我看过,和我说的一样。”写下这段文字的目的在于保证笔录是对陈述者所述内容的真实记录,没有篡改,亦是为了证明笔录系合作做出。倘若此处的“我”错写成了“你”,那就表明上述目的根本无法实现,甚至可能存在非法取证的嫌疑,律师为了当事人的利益,势必会就此据理力争。再如,在合同签订过程中,一般人往往并不区分“定金”与“订金”,然而,如果这时遇到了律师便会较真起来,因为这两个词虽然读音相同,但法律效果却大不相同:在合同不能正常履行时,要求收受方双倍返还的罚则仅对前者才能适用。

在大众眼中,律师往往有很好的记忆力,如此方能在问题出现之时第一时间抓住要害。这点不错。然而,律师的良好记忆力并不表现为能够像剧中的戴曦一样,将一部法律从头到尾一字不落地背诵下来。

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人擅于使用工具,律师更是深谙此道。随着存储检索工具的发展,法律规范的记忆可以交由工具完成,律师要做的是完成工具无法替代的那一部分工作:律师需要关注该部法律规范制定及修改的主体是谁,因为这关系到一旦遇到了其他法律规范中的内容存在不同,何者居于更高位阶,便须以其规定的内容为准;律师需要关注该部法律规范制定及修改的时间及所对应的内容,因为这关系到相关条文的时间效力如何,进而决定了手中的案件是否需要纳入相应规范调整的范围;律师还需要关注具体的条文中使用的措辞究竟是“应当”还是“可以”,因为前者是对义务的规定,而后者允许一定的裁量,一旦对方没有采取相应措施,这决定了律师需要进行合法性方面的论证,还是论证其合理性……

所以,律师的记忆力从来都是伴随着思考的,没有了后者,律师就会像家庭聚会中那个背诵圆周率的孩童一样,背法条不过是为了助兴罢了。知其然,更须知其所以然,这才是律师的“精英”范儿所在。

伯尔曼在《法律与宗教》中有句名言:“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这句告诫恒久地盘旋在每一个法律人的头上,律师自然也不能例外。律师的德须配位,再光鲜亮丽的外表都逃不过一个终极的灵魂拷问:你信仰法律么?

如果一名律师并不信仰法律,只是将其视作自己赚取名利的工具,去钻法律的空子,虽然可能会暂时赚得金银满钵,但绝不会得到社会主流价值观的认可,与魔鬼做交易也迟早都要付出代价。律师对法律的信仰并不能只将其当作一句口号,没有扎实的专业基础和实务能力,口号喊再多遍也不会成真。要成为一名精英律师,不仅德须配位,才能也要跟上。

《精英律师》中罗槟有一句话说得不错:“忽视专业技巧,只谈信仰法律是要输官司的,而且一点都不冤枉。”法庭不是让律师做道德演讲的地方,在庭上大肆煽情的律师不仅不会得到法官的认可,还可能会因发表与案件无关的言论而被法官训诫。信仰法律的精英律师所要做的是运用自己的专业技巧,结合事实和法律,提出有针对性的专业法律意见。剧中康阿姨的父亲,一位90岁高龄的老人与房产中介签订了一份不公平的合同,在罗槟的代理下,成功赢得了诉讼。

庭审一幕中,那句“法律最重要的是维护公平正义,而不是仅仅判断合同的有效性”让人听了热血澎湃。然而,现实中法庭所能解决的却恰恰正是合同效力这一法律问题,律师除了需要找出合同可撤销的相关法律依据之外,还需要明确指出本案属于“因重大误解订立”或“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中的具体哪一种情形,并且需要举证加以证明。这才是律师不同于非法律专业人士的对法律信仰的表达方式。

或许有人会说,律师无情。如果这话不是出自律师本身的自嘲,那实在是冤枉了这个行业。每位律师在是一名专业人士之前,首先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每个人都具有的喜怒哀乐,有每一个人都会有的对于公平正义的自我理解。

康德曾经说过:“有两样东西,人们越是经常持久地对之凝神思索,它们就越是使内心充满常新而日增的惊奇和敬畏:我头上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律。”如果能够将各人曾经因触及内心道德律而引发情感波动的频次按高低排序,那么律师一定会名列前茅。这个职业的工作内容让律师有更多机会接触到那些常人接触不到的各种纠纷,若律师没有同理心,案件不可能得到圆满的处理。律师的情感十分丰富,否则就不会在兄弟之间因为房产纠纷而陷入“一地鸡毛”中,努力推动双方和解,防止弟兄反目;也不会在涉及父母争夺孩子抚养权的案件中,优先选择有利于孩子的解决方案,避免让还未成年的孩子过早面临连成年人都难作出的抉择。

法与情不是格格不入的,法不容情从来都是一个伪命题。律师看似无情,实则多情。只不过律师的情感表达十分含蓄,含蓄到表面看都是在进行事实和法律论证,但最后却将情理与法理统一了起来。“多情”的律师信仰法律,不是做法律条文的奴隶,对其教条盲从,而是会理解法律背后的精义,并运用自己的专业技巧,保证法律背后公平正义的实现。

什么才是律师的“精英”范儿?电视剧《精英律师》恐怕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作为一部律政剧,该剧将律师职业的风采淹没在了都市言情的故事背景当中,精英律师成了帅气多金的“霸道总裁”。频频出现的专业知识差错,以及将案件作为衬托的剧情设计,让观众看到了热闹,却看不到精英律师到底精英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