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上海百申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58819909

官司缠身,洗白资产,这家曾涉黑的公司要上市了!

TIME:2020-06-04 03:11 | VIEWS:

11月19日,新大正的网上路演如期举行,71岁董事长王宣亲自坐镇。11月20日,新大正开启申购,顶格申购需配市值18万元。

新大正立足于重庆地区,是一家为公共、办公、学校、住宅、商场等多种类型的城市项目提供一体化综合服务的物业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新大正是第三方独立运行的物业公司,未与房企关联。但是,新大正的前身大正物业曾与大正房地产关系密切,直到实控人马当涉黑被抓。

1998年12月,由马当控股的大正房地产与大正商场共同出资成立了大正物业,时任大正房地产副总经理的王宣出任大正物业董事长一职。

截至2008年底,马当对大正物业持股34.06%,王宣持股40.05%。彼时的马当还是重庆五大黑帮头目之一,在当地翻云覆雨。

2010年2月,马当因涉嫌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贩卖、运输毒品罪等多项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

马当锒铛入狱后,他所持有的大正物业34.06%的股权被悉数没收。后经法院裁定,马当持股中有9.055%为虚持,不属于其资产,虚持部分变更至王宣名下,剩余25%被公开拍卖。

2015年8月,王宣经自然人李茂顺、陈建华用竞拍的方式,以4454.24万元的挂牌价格买入剩余25%股权。至此,大正物业实现“去马当化”。

但是,王宣使用的资金中,有3000万元是从大正物业拆借的。这难免令人质疑,王宣通过向大正物业拆借资金的方式获得大正物业的股权,这波操作是否合规?

当时A股门槛很高,多家物业类公司纷纷赴港上市,新大正直接A股IPO的希望不大,于是转战新三板。

2017年2月,新大正挂牌新三板,但仅半年后就终止了挂牌。在挂牌新三板的半年时间内,新大正还紧锣密鼓地完成了一次定增。

刚刚挂牌新三板3天,新大正就发布了定增方案,募集资金4106万元,唯一投资方为湖北荣巽嵩山物业服务产业投资基金。

2018年2月,经历一波三折后,南都物业(603506.SH)终于叩开A股大门,成为A股首家物业类上市公司,这让同类型的新大正看到了希望。

2018年6月,新大正递交了首份招股书,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预计募资5亿元,募资将用于企业信息化建设、物业业务拓展、人力资源及企业文化建设、偿还银行贷款等方面。

但上市绝非易事,今年2月,新大正再次递交了更新版本的招股书。今年9月,新大正终于通过审核,成为继南都物业后第二个叩开A股大门的幸运儿。

尽管马当时代的“黑历史”已经成为过去,但遗留问题还是让新大正上市遇阻。招股书显示,新大正发起人中,唐炳生为第11大股东,持有50万股,按发行价算持股市值近1500万元。

而唐炳生是马当案的积极参与者,曾在马当授意下将相关会计凭证销毁。不过,目前唐炳生已经解除全部股权代持关系,新大正为顺利上市扫除了障碍。

进入王宣时代的新大正,遇到的麻烦也不少。官司缠身就是新大正不得不着手解决的难题之一,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与新大正有关的裁判文书共有254篇。

仅今年年初到今年10月份,涉及新大正的判决书和裁定书就多达39篇,其中大部分是与业主的物业服务纠纷或与员工的劳动合同纠纷。

新大正官司缠身在企查查上也得到了印证,数据显示,新大正自身风险多达844条,其中物业服务纠纷占据首位,劳动合同纠纷紧随其后。

由于涉诉太多,新大正在新版招股书中披露,截至招股书签署日,新大正及子公司正在进行的主要诉讼、仲裁中,尚未审结案件共11起,其中6起是劳动关系纠纷。

新大正所处的物管行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最贵的就是人工成本。为压缩成本,新大正就在工人身上做文章,不给员工缴纳社保、公积金等问题层出不穷,以致劳动纠纷不断。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新大正受到税务部门的行政处罚达9起,原因多为“未按期办理纳税申报”等,新大正及子公司受到消防、安监等部门的行政处罚共12起。

此外,2017年底,新大正与4家关联供应商终止合作,导致4家公司利润大幅下滑,业绩出现分水岭。外界因此质疑,新大正与4家关联供应商之间存在利益输送行为。

市场严重受限也是新大正的一大缺陷,新大正不与房地产公司关联,公司主战场局限于重庆地区,在全国范围内名声并不响亮。

此前,南都物业A股IPO两度被否,原因之一就是业务过于集中,而偏居一隅的新大正,比南都物业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算是在重庆当地,新大正也没有明显优势。同样起源于重庆的地产公司龙湖集团(00960.HK),旗下也设有物业板块,并且发展迅猛。

2016年至2018年,新大正营业收入由4.76亿元增至6.52亿元,年均增长率为11.06%;而龙湖集团旗下物业板块的收入由14.45亿元增至29.89亿元,年均增长率为27.41%。

实际上,隶属于房产巨头的物业公司,本身自带光环,具有庞大的客户基础,而新大正需要凭借招投标来获取客户,在此背景下,新大正想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都不容易。

当大型物业公司已经打入盈利空间大的商场项目时,新大正还要通过招投标的考验,在利润微薄的公共项目上厮杀,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吃肉,自己只能喝口汤了。

新大正也曾尝试进军全国市场,但效果并不理想。截至2018年末,新大正已进入14个地区,但除重庆、贵州毛利尚可外,其他地区不是微盈就是微亏状态,并不突出。

新大正的项目新签率正在逐年下滑,撤场率却逐年提高。2016年至2018年,新大正项目新签率由26.67%下降至21.09%,撤场率由4.7%提升至13.64%。

新大正对员工不够好,员工干起活来自然也不会尽全力,新大正的员工贡献率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这又让新大正陷入一种恶性循环当中。

更糟糕的是,新大正有超过一半以上的合同将在2019年底前到期。全国市场还没打开,原有项目又大批到期,员工还不肯卖力干活,新大正的未来蒙上一层阴影。

新大正现任董事长王宣已经71岁了,这位年逾古稀的女强人已经带领新大正登陆A股。但是,新大正上市后能否迎来二次新生,只能交给资本市场定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