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上海百申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58819909

朋友回忆遇害女律师家庭:强势的妈妈,“不听话”的女儿

TIME:2020-06-05 12:38 | VIEWS:

意外发生前不久,瑶瑶参加了学校的考试,成绩不错,大概在年级十多名。但这并不符合母亲张灵对她的预期。“她妈妈对她的要求是必须要在前5名,最好是前3名。”林海说。

50多岁的林海是山东青岛的一名执业律师,与张灵相识7年,两人既是同行也是朋友。此前的5月23日,女律师张灵在家中遇害。据青岛市公安局的一名工作人员透露,张灵15岁的独生女瑶瑶有重大作案嫌疑,而矛盾的起因,是瑶瑶认为母亲对她的要求过于严格。

在林海等朋友看来,单身妈妈张灵善良、温和、事业心强,为了女儿,几乎付出了所有。与此同时,她也是一位强势的母亲,对女儿要求严格,希望女儿的人生完全按照自己的规划发展。

意外发生后,林海非常震惊,但仔细回忆母女二人的关系,又感觉悲剧似乎早有征兆。5月30日,林海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愿意对此事作出回应,他希望更多家庭看到张灵、瑶瑶相处中的问题,避免此类事件在未来继续上演。

矛盾是因为今年妇女节期间,张灵在瑶瑶学校的微信公众号上发了一首诗,叫《致女儿》。诗里写道,“你一直一直是我心中蓝色的忧伤”,“掬你于口中,怕热度焐伤了初春的嫩芽;捧你于手中,怕温度融化了初冬的雪绒花”,“女儿,看着我,别给我你的背影”。

这首诗发表后,瑶瑶才看见,一下子感觉“这不是写的我吗?”因为好多人认为这首诗写的就是她,她就感觉在同学面前丢脸了。加上这首诗发表前没告诉她,她认为自己不受尊重。

因为这个事,两人好像在家吵了一架,从妇女节开始就不怎么说话了。本来那天吃饭我让张灵带着瑶瑶一起来,但因为这事儿,瑶瑶没来。

不过张灵说,她那首诗不仅是针对瑶瑶,也是针对现在的社会、现在的孩子写的。张灵为此很郁闷,感觉有时候跟女儿没法沟通。

林海:张灵说疫情期间,瑶瑶在家不是很爱学习,有时会玩游戏,说她也不听,两人有时还会吵架。前段时间疫情缓解,瑶瑶回学校上课,学校统一考试后,瑶瑶在年级排十多名。

张灵认为这个成绩没达到她的要求,她希望孩子必须在前5名,最好是前3名。她觉得孩子这么大了,花了这么多钱,但是发展的和她预期的不一样。

张灵对待朋友很温和,很好,唯独在对待孩子时会表现得比较强势。父母作为孩子的第一个老师,要学会与孩子沟通交流,而不是一味地居高临下地与孩子对话。现在社会压力这么大,我们应该重视未成年人的心理健康。

林海:我是2013年左右认识张灵的。我工作的地方离她家不远,大家有时候一起吃饭。我有两个孩子,大女儿比瑶瑶大一些,所以平时会在一起交流孩子的教育问题。

张灵的为人,我觉得她很善良,事业心强,业务能力也很强。比如代理二审案件,她不怕麻烦,会重新收集证据;在案件中适用的法律、司法解释等,也研究得很透。有时候别人问她一些法律问题,她知道的就会马上解答,即便不能当时回答,也会说“我去查查”,最后一定会回复。

林海:瑶瑶两三岁时,张灵就离婚了,之后一个人带着孩子在青岛生活。她自己很不容易,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瑶瑶身上、放在事业上,根本没考虑再找个对象。

她每天想的都是要把孩子拉扯好,要多挣钱,让孩子生活得好一些。孩子的生活条件确实不错,想吃牛肉,张灵就从国外给她买牛肉。

学习方面,瑶瑶的初中、高中都是青岛有名的学校,张灵还让她学钢琴、学画画。包括学费、兴趣班在内,张灵每年为孩子花的钱至少有20万。这个数目在她可以承受的范围内,她说只要能把孩子培养好,花多少钱都无所谓。

张灵以前说过,她小时候就缺少爱,现在她要把所有的爱都给瑶瑶。感觉她整个人的精力、财力都用在孩子身上。

林海:我们朋友间聚餐,张灵有时会带着瑶瑶一起过来,我也去过她们家。瑶瑶是一个挺好的孩子,成绩不错,看着人也比较老实。

但瑶瑶很少笑。我们一起吃饭时,大人说话,她就坐在旁边看着,基本不讲话。她挺尊重她妈妈的,也很有礼貌,有时吃完饭会说“我先走了”,就自己回家做作业了。有时吃饭的地方离她家比较远,她吃完就自己玩,等着妈妈一起走。

学习的话,瑶瑶的成绩很好,初中、高中都是年级前几名。之前,她家里的墙上挂了很多奖状,瑶瑶自己的房间里也有一个柜子,里面放的都是她得奖的证书。

林海:张灵对瑶瑶要求很高,学习成绩必须是前几名,是最好的分数。她对孩子的期望是,以后必须考上清华、北大、复旦这样的学校,大学毕业后还要读研究生或者出国。总之就是孩子将来要比自己强,要出人头地。

但有时候瑶瑶满足不了张灵的要求。比如考试不是年级前5名了,张灵就觉得孩子又贪玩了。

林海:张灵很要强,希望瑶瑶听她的话。比如张灵坐在那里和瑶瑶提要求,瑶瑶稍微有点反驳,说我想怎么做,张灵就不愿意了,说不行,必须按照她的思路来。孩子有时候会坐在那儿生闷气,不说话;有时候就会犟嘴,张灵觉得这就是“不听话”。

我记得张灵说过一件事,瑶瑶上初中时,中午要在学校午睡。但有时孩子睡不着,就和同学去体育场聊聊天,跑跑步。张灵就不同意,非要让孩子中午休息。她觉得学校要求午睡,你就一定要午睡,下午才有精神上课。

另外在待人接物方面,张灵觉得瑶瑶性格不够开朗,要懂礼貌,要锻炼社交能力。比如饭桌上有人敬酒,你也要站起来敬一杯,要了解这些社会上的事。

之前有一次,我和她们母女一起吃饭,在场的还有几个工作上有来往的人。别人敬酒时瑶瑶没反应,没有站起来。张灵马上就训她,说她不懂礼貌,“老师怎么教你的?家长怎么教你的?”瑶瑶就很不好意思地站起来了。

林海:以前我也问过瑶瑶,她说妈妈训她比较严厉,有时会把她训哭,还会不让她看手机,但不会打她。张灵说,有时把瑶瑶训哭后,瑶瑶会说,假如让我自己选一个妈妈,我就不要你这个妈妈了;张灵就说“那你去选吧”。

还有一次,张灵转述瑶瑶的话。大意是你看人家的妈妈,虽然物质条件没这么好,但是人家生活得很快乐,一起出去旅游,一起出去玩。你虽然给了我这么多,但只考虑我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从不考虑我的精神感受、不考虑我是怎么想的,“你跟我沟通过吗?”瑶瑶还跟她妈妈说过“你让我不快乐”。

所以以前吃饭时我会跟张灵说,瑶瑶已经够好了,你对她的要求太高了,自己压力也很大。其他朋友也会劝她,她把瑶瑶管得太严了,不给孩子喘息的机会。

林海:张灵一直觉得,孩子上了初中后就不太听话了,开始撒谎了,以前没出现过这种情况。比如张灵有时发现瑶瑶没做作业,问她作业怎么还没完成,瑶瑶就说这些作业不重要,自己已经学了很多遍了;有时发现瑶瑶一个人在家时玩游戏了,但瑶瑶就说自己没玩,只是在和同学聊天。

遇到这种情况,张灵就很不满意。她觉得孩子在家必须学习。她总说,“你是我的女儿,是我把你养大的,我吃的苦太多了、经历的太多了,你必须听我的。”

另外,瑶瑶在学校和其他孩子玩儿,张灵总要去打听那个孩子人怎么样、学习怎么样、家里是做什么的,什么都问。她是律师,很擅长做调查,有时一打听,别的孩子就不愿意了,有的就不跟瑶瑶玩了。瑶瑶对此很有意见,说“你去了解人家干什么?那只是同学,我们一块儿聊聊天。”因为这个事,两人心里有个疙瘩。

当时瑶瑶上初中,母女俩在说学校教育的问题。瑶瑶说国外的教育方式,说以后我长大了,你不要管那么多。张灵就说我们是在中国,不是外国,而且我是律师,对各方面都很了解,将来你必须按我的意思做。

当时瑶瑶挺生气的,饭没吃完,站起来跟我打了个招呼就走了。瑶瑶一走,张灵就说“你看这孩子,我从小把她养这么大,花这么多钱,现在就这个样子。”

我女儿比瑶瑶大几岁,所以张灵有时会问我,“你女儿也这样吗?”我说很多孩子从十三四岁到高中毕业都很犟,有自己的想法,不愿意父母管那么多,她有逆反心理是正常的,你也是从那个年纪过来的。张灵就说,我在这个年龄时不像她这样,那时都是家长说什么我听什么。

林海:我听张灵说,瑶瑶爸爸的教育方式和她完全不一样,他觉得孩子不能只想着学习,过得快乐就行了。所以瑶瑶是愿意和爸爸沟通的,有时候会跟爸爸通电话。

但张灵对前夫评价不好,离婚时两个人闹得挺僵,她也不让瑶瑶见爸爸,不喜欢他们沟通。瑶瑶觉得爸爸说得很有道理,但她的生活又必须全部依靠张灵,就好像生活在一个夹缝里。

现在对瑶瑶而言,她面临的除了法律判决,还有心灵创伤。怎么帮她度过心灵创伤期也是一个尚待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