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上海百申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58819909

案值近15亿!天津海域首起偷运走私成品油系列案件提起诉讼

TIME:2020-06-12 14:17 | VIEWS:

日前,天津海关缉私局侦办的“使命1803”天津口岸首起海上偷运走私成品油系列案,被海关总署缉私局列为一级挂牌督办案件。该成品油走私系列案共刑事立案9起,现场扣押走私成品油共计3100余吨,全案查证走私进境成品柴油约22万吨,案值近15亿,抓获犯罪嫌疑人48人,其中17人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依法扣押涉案走私船舶3艘、油罐车21辆、作案输油管道1套。

2018年3月27日夜,原天津海警总队海警支队在对天津大港马棚口附近海域及海岸线巡查的过程中,发现两艘油轮停靠在一私人码头,岸边停靠数十辆油罐车,疑似正在进行卸油作业。海警执法人员遂对现场人员进行盘查,因无法提供合法手续,执法人员立即对现场采取控制措施,并迅速启动应急预案,将相关情况通报天津海关缉私局。

无法证明来源的成品油、无海事申报的船舶及昏暗的作业现场,瞬间警醒了缉私民警,绕关走私成品油案件随着“南油北移”的态势,可能已经来到了天津。天津海关缉私局立即组织警员火速前往案发现场,展开调查工作。

缉私民警小徐驾车行驶在马棚口区域一条无名道路上,夜色朦胧。这条通往涉案现场的黄土铺成的道路,仅可允许一辆大型车辆单向通过,没有标牌,没有路灯,两边即是笼罩在夜色下的水域。不良的路况和光线条件,致使缉私民警只能将车速控制在极低的状态。到达码头以后,缉私民警发现该作业现场为一临建码头,本身并不具有装卸成品油的条件,且现场无标准照明设施,夜间作业极其危险。这种状况,一方面反映了作业人员逃避监管的意图,另一方面也为缉私民警的调查工作制造了不小的困难。

现场在海警队员的管控下,真实地展现在缉私民警面前。只见两艘显得破旧的油轮,“汇某5号”轮、“宇某8号”轮,并列停靠在土质的海滩边,油管相连,并通过紧邻河滩的“汇某5”轮,借助自制的“一通六”接口,与停靠在海滩之上的油罐车进行连接。因为海警队员的管控,卸载作业已中断,停在岸边正与船舶通过油管连接的六辆油罐车中还存有约半车成品油。其他尚未接驳的油罐车散乱地停在临建码头区域内,现场状况极为混乱。

此时,作业现场指挥人员周某品、刘某栋,及船员、油罐车司机已在海警队员的管控下,集中在临建码头的空地。面对缉私民警的审视目光,涉案人员均选择低头逃避。面对这种状况,缉私民警立即兵分两路,一组民警将涉案人员依法传唤至办案中心进行突击审讯,另一组民警立即展开现场勘查。

通过现场勘查发现,涉案油轮所载货物为成品柴油,船上无成品柴油合法来源文件。涉案油轮用于提供船舶位置信息的自动识别系统(AIS)及船载雷达均处于关闭状态,且未发现船舶及船员的资质文件。换句话说,两艘油轮的接驳作业乃至船舶运行状态都是不合法的,始终处于逃避监管的状态。

同时,突审组方面传来消息,涉案人员在缉私民警的突击审问下,无串供的机会,迫于重压,周某品及部分船员已承认油轮所载柴油来源于公海,此次为第二次作业,且周某品自称为实际策划者、组织者。针对此情况,天津海关缉私局对该案件立案侦查。

这是天津海关历史上第一起真正意义上绕越设关地走私成品油的案件,对侦办民警来说是一次重大挑战。办案民警结合对我国各地缉私部门打击海上偷运走私成品油的成功案例的学习经验,决定采取突击讯问与全面取证相结合的工作方式,在现有证据状况不理想的状态下,寻求短时间内获得突破。

看守所中,犯罪嫌疑人周某品一副大包大揽的神态,对于我办案人员的讯问,不加辩解地全部认可。但是,针对包括成品油的来源及非法购油款的支付方式,周某品始终含糊其辞,与其大包大揽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同时,在针对涉案船舶管理员游某平、陈某康与船员的讯问、询问过程中,缉私民警发现,虽然案件相关人员的供述基本可以还原走私犯罪方式和过程,但即使是同一艘船舶的船员,对于航行路线、接驳次数也存在差别和矛盾。缉私民警明白,只有依托于客观证据,才能真正完整、真实地还原走私犯罪的全貌。

与此同时,缉私民警经过对现场勘查过程中发现的卫星电话及犯罪嫌疑人使用的手机等通讯工具进行技术鉴定,同时调取了犯罪嫌疑人周某品随身携带的银行卡的交易记录。当缉私民警拿到通讯工具的鉴定信息以后,犯罪嫌疑人专用于联络走私作业的微信群中留存的书证引起民警的警觉,类似的作案恐怕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犯罪团伙的走私犯罪手法非常成熟,绝非临时起意,贸然违法。在我们所抓获的犯罪嫌疑人背后,一定有一个有经验的个人或者团伙在策划、组织和实施。”

这是主办侦查员在案件研讨会时提出的观点。虽然周某品始终坚持自己是走私犯罪行为的策划者、组织者,对于个案来说,已达到基本的起诉条件,但是缉私民警牢记“除恶务尽,不忘初心”的使命,仍针对不起眼的零碎线索,进行深挖扩线的工作。在整理犯罪嫌疑人信息的时候,缉私民警发现,包括周某品在内的数名重要犯罪嫌疑人,或多或少都存在着某种亲戚关系或者同学关系,但是并不能完全闭合到周某品或者其他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之上。这引起了缉私民警的高度警觉,缉私民警意识到,在这些看似具有一定规律但是又错综复杂的关系,一定会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而画上句号。

就在案件侦办处于最忙碌的阶段时,缉私民警又迎来了新的挑战。2018年6月21日晚,天津海警总队海警支队于天津海域锚地发现一艘停泊油轮“云某3号”,该轮与“汇某5号”轮等船舶相似,无法提供船舶合法运输手续及运输成品柴油的来源。得知该情况后,天津海关缉私局立即派员配合海警队员对船舶进行控制,依法抓获了前往海警队员办公地点打探消息的游某金、陈某连。

结合侦办前案的经验,缉私民警第一时间对现场进行勘查,获得除卫星电话、犯罪嫌疑人使用手机等证据以外,还意外发现了用于公海接驳传递数量的《结算单》及记有航行轨迹坐标的记录本等书证,处于监控之外的公海非法交易模式据此得以还原。

与犯罪嫌疑人周某品到案后大包大揽的态度不同的是,游某金被抓获以后,除声称自己是船舶实际经营者以外,对于缉私民警针对走私的提问皆拒绝回答,甚至直接选择沉默。但是,缉私民警通过快速侦查取证,已基本掌握了该船舶涉嫌走私的证据。此时此刻,缉私民警考虑的问题是,这艘油轮的走私行为,到底是与前案出自一人或一个团伙之手,还是另一起个案。

与前案不同的是,此时缉私民警的思路更加明确,立即梳理了犯罪嫌疑人的人际关系。很快,缉私民警发现,游某金系前案船舶管理员之一、犯罪嫌疑人游某平的父亲,陈某连系前案船舶管理员之一、犯罪嫌疑人陈某康的哥哥。这一情况坚定了缉私民警的侦查思路,并针对人员关系展开进一步梳理工作。

渐渐地,一名为“周某宁”的人出现在缉私民警的视野之中。经查,周某宁曾因涉嫌绕越设关地走私成品柴油,先后被山东潍坊海关缉私部门和江苏南通海关缉私部门采取网上追逃措施。而周某宁为周某品、游某金之侄,并与陈某连就读于同一所初中。该情况得到缉私民警的高度重视,经讨论决定,将前案与现案并案侦查,并集中警力,明确下一步讯问工作,将关于周某宁的情况作为重点。

“狼群之所以可以在广袤的草原上存活,归根结底是因为有头狼的带领。你是那匹头狼吗?”

看守所的提讯室中,面对抗拒情绪很高的游某金,缉私民警没有按照常规方式直接进行讯问,而是向游某金讲述了一个草原狼群的故事。当问到最后这个问题的时候,游某金紧绷的面容突然露出了笑容,摇了摇头。在经过了短暂的心里斗争以后,游某金托出了一个被称为“林旺”的人。这个所谓的“林旺”,前案犯罪嫌疑人周某品早便提出过,但是经缉私民警全面调查,无法核实该“林旺”的身份。如今,游某金再次提出该名字,缉私民警却早已准备充分,应对自如。

听到缉私民警说出这个名字,游某金刚刚露出的笑容突然凝固了,片刻之后,游某金点了点头。在缉私民警和游某金的对决中,周某宁这个名字就仿佛一把钥匙,打开了通往胜利的大门。随后,犯罪嫌疑人游某金放下了心里的包袱,将以周某宁为首的犯罪团伙策划、组织于河北、天津附近海域走私成品柴油的犯罪事实全盘供述。在这场对决中,猎人笑到了最后。

在隔壁的讯问室中,缉私民警与犯罪嫌疑人周某品聊起了家庭,气氛十分融洽。说起自己的家族,周某品显得很自豪,在炫耀豪车豪宅的过程中,周某品的话语越来越多。时机成熟了,缉私民警猛然抛出了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一下子堵住了周某品的嘴。此时此刻,周某品意识到了自己所在的团伙的情况已经被缉私民警掌握,自己刚刚的炫耀,变成了对自己的嘲笑。

犯罪嫌疑人周某品、游某金的开口,使系列案件的侦查工作更加明朗。因系列案件偷逃税款数额巨大,绕越设关地走私手段恶劣,自立案以来,缉私民警的讯问工作始终坚持同步录音录像。在镜头之下,犯罪嫌疑人的每一份供述,都得以完完全全地记录下来,规范执法,拒绝翻供。法网恢恢,当缉私民警突破犯罪嫌疑人的逻辑与心理防线之时,犯罪便再无处遁形。

得到了犯罪嫌疑人的供述,走私犯罪团伙的结构与组成已经基本清晰。经过前案针对周某品随身携带的银行卡调取的交易记录,此时的缉私民警,已经将其中涉嫌用于走私的款项进行了大量的梳理工作,调取了近百份、数千页银行交易记录。在堆积如山的单据旁边,缉私民警仍对每一条往来资金进行着分析、鉴别。

全面落实,需要的不仅是冲击和爆发,更需要踏踏实实,细致入微。而这份努力,必然收到更大的回报。

梳理发现,用于支付公海购油款的资金,通过大量不同的人头账户进行周转,但始终都围绕着一个“欧某某”名下的账户。经鉴别,欧某某系周某宁妻,而其他用于周转的账户的所有人,也都与周某宁具有某种联系。可见,周某宁在这错综复杂的关系之中,就是那一个可以画上句号的人。同时,缉私民警通过资金梳理还发现,一名为“程某某”的人员也深入其中。

案件研讨会上,当负责梳理资金的缉私民警说出上述情况以后,当即点醒了刚刚提讯归来的同志。原来,周某品和游某金的供述中,在谈到2016至2017年间该团伙于河北省沧州市黄骅地区进行走私作业的时候,都提到了一个海事部门程姓工作人员。这个程姓人员,与银行交易记录中的“程某某”是一个人吗?缉私民警当即进行核实,确定该程姓工作人员即是“程某某”,且该程某某自“云某3号”被查获后不久,未向单位请假即私自离岗。

针对该情况,天津海关缉私局与天津市滨海新区监察委员会紧密配合,成立联合专案组,将程某某位于福建省福清市周某宁的隐匿地点中抓获。据此,指向周某宁的证据基本全面,收网条件已经成熟。

借助抓捕程某某的影响力,缉私民警联合多部门,向周某宁的亲戚、朋友不断施压,并对周某宁可能藏匿的地点进行突击侦查。在这样的高压之下,2018年10月24日,自山东潍坊海关缉私部门追逃以来,在逃约五年之久的犯罪嫌疑人周某宁被福建省福清市公安局抓获。

在缉私民警将周某宁带回的飞机上,周某宁无话不谈。而他说的最多的,便是自己藏匿的这些年来,因为害怕被抓获,吃不好睡不好的心里状态。这正符合缉私民警的预期,全程,缉私民警仅与周某宁聊家常,没有针对案件进行任何讯问。到达天津以后,缉私民警决定对周某宁采取不逼不问的策略,任周某宁自己供述。在周某宁自己做出部分供述以后,他突然对缉私民警发问:

“这些年来,我也躲够了,躲怕了,我现在只想把我所做的全部都告诉你们,为自己争取一个宽大处理的机会。我感觉我们现在更像是朋友,甚至这些年我都没有跟朋友说过这么多话。”

“如果单纯就人与人的交往来说,我们确实很像朋友。但是我们是缉私警察,打击走私是我们的使命。”

在这种低对抗、气氛和谐的讯问中,周某宁将自2013年以来,先后于山东潍坊、上海、江苏南通、河北沧州及天津地域进行成品柴油走私的情况如实供述,并亲笔书写书信,要求其妻欧某某将周某宁留存于家中的手机提交给缉私民警。缉私民警通过对欧某某提交的手机获得了大量的证据,实现了全案证据链闭合。同时,根据周某宁的供述及掌握的证据,缉私民警一举查获该团伙位于河北沧州地区的走私犯罪事实。

截至撰稿日,以周某宁为首的团伙走私成品柴油系列案件已由天津海关缉私局侦查终结,全案涉嫌走私进境成品柴油约22万吨,案值近15亿,涉嫌偷逃税款逾5亿元,抓获犯罪嫌疑人48人,经检察院审查已向法院提起诉讼。

近年来,在高额利润的驱使下,走私成品油案件频发。因东南沿海打击走私成品油走私力度不断升级,走私成品油行为呈现“南油北移”的趋势。因天津非设关地码头数量较多,华北地区石油产业较发达,犯罪份子逐渐将走私目标地点瞄准天津、河北等地。天津海关缉私局针对天津口岸第一起非设关地成品油走私案件,从零开始,立足基本,循序渐进,深挖扩线,精准打击,真正做到保卫关境,除恶务尽,不忘初心,将“南油北移”的势头扼杀在萌芽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