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上海百申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58819909

诋毁中医将追究法律责任?有可能对中医弊大于利

TIME:2020-06-16 19:34 | VIEWS:

昨天惊闻这条新规,纸白君当时的想法是,若一些事情或行业处于一个众人不可说,不能说的状态,对这些事情或行业到底是好是坏?

医药本身对于民众们来说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人们辛苦赚钱,很大一部分会流入医药领域,那么人们的监督欲望必然也是很旺盛的,毕竟银过留声。

要知道人们面对好的医生,好的医药,必然会口口相传,毕竟对于好的,是能够让身边人都获益的,也可以减少更多病痛带来的折磨。

所以对于医生也好,医药也罢,一切都在于妙手回春这四个字上,而不在于别人不能差评这件事上,那些千方百计阻挠差评的网店现在活着的还有几个呢?

纸白君比较感同身受的是,如果想去一家饭店消费,除了菜品和价位,民众的评价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参考因素。

人们有过消费,也有过好评和差评,更多的选择权就留给了还没有去过这家饭店的同胞们,饭店需要想如何服务更周到迎来更多好评,避免更多差评。

这其实就是一个相互状态下的促进、监督链,人们的消费会更加的舒适,饭店的生意也将更加的红火,如果差评多了还是我行我素,人们何必花钱养爷?

再聊到中医这个事上,我们先不说北京那个地方性条例到底有没有资格具备成为真正的法律,我们且说,当人们发现原来中医是一个无法评论的行业。

人们对中医的选择欲望还会有多少?虽然中医现在处于毁誉参半的境地,但毁誉参半至少还是有更多的出路的,从更加科学化、精细化以及标准化。

这一切都在于服务意识的精进,如何通过更靠近世界和时代的努力,来让自己的声誉与疗效作为立身之资,毕竟中医的眼界不能只盯着中国市场吧?

我们可以假设,或许真的有一天,在刑法和国家层面,真的全权为中医兜底,不允许全国所有人吐槽和诟病中医,但我们能让世界人也这么沉默吗?

到那个时候,就不是我们中国人敢不敢用不能评论的中医行业,而是世界人都要对中医行业敬而远之,他们无法理解这个行业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权威性。

挺中医的人最为重要的观点是,中医发展几千年了,西医短短几百年,怎么能够取代中医?这个说法可能是正确的,但也要考虑到世界的进步。

即我们目前处于一个高度竞争的世界背景下,人们对竞争是有标准化的,也是有佐证心理的,效果好不好真的不能只看广告或者权威性,而是疗效。

我们再来看下北京那个条例,相关人士指出:根据《立法法》第8条第5项“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制定法律。

故地方性条规不能规定限制人身自由的法则。本条,虽然没有直接规定限制人身自由,但引用的《治安管理处罚法》《刑法》中也并无处罚诋毁中医药规定。

如今突兀引用,会给人以地方性法规在变相扩大解释“寻衅滋事”之嫌,与《立法法》精神相悖。

立法是一件大事,即便是地方性质的,也一定是符合立法精神,一个行业如果拥有无限特殊待遇,这个行业的处境必然走坏,同时也会损害我们社会公信力。

社会是要一碗水端平,是要捍卫大多数人的利益,而不可能是捍卫一个行业的利益,相反行业本身应该是在法律的约束之下,全心全意的服务、不欺骗大众。

而不是大众们无条件的服从某个行业,这将丢掉市场经济的原则,同时也将让人们挤破脑子涌向那些拥有无限特殊待遇的行业,造成该行业更加滥竽充数。

纸白君认为,即便是目下毁誉参半的中医,相信它的人在我们这里至少也还要有好几亿人,市场不可谓不大,这个行业应该主动放弃这类无限特殊待遇。

以真正的服务和符合世界的脚步,全心全意通过有效疗来服务这些人群,如果能博得他们身心上的受益,他们会是最好的口碑,那些差评还重要吗?

其实无论是好评还是差评,最终的目标都是希望一个行业越来越好,真正的能为人们做实事,对得起人们辛苦赚来的银子消费这个行业,与诋毁扯不上关系。

所以纸白君希望某地方应该重新考虑这条例的可行性,以及它全面实施之后会带给这个行业到底是支持多一些,还是消亡多一些?

一位律师也表示:就诋毁和污蔑来讲,其对象只能是一个自然人或者一个机构,需要具有人格,“自然人的人格是生命,机构的人格是法律赋予的。

而中医药是指一种药材或者一种治疗方法,两者均不能成为一个诋毁的对象,因此‘诋毁中医药’这一的说法是不成立的。”

我们所有人都需要确定的是,我们的竞争应该是合法合理,我们的竞争应该是与世界看齐,我们的竞争应该是从产品质量到服务意识双一流,竞争才具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