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上海百申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58819909

“操场埋尸案”家属获工伤补助88万 放弃民事诉讼做法该不该提倡

TIME:2020-07-16 00:47 | VIEWS:

社会各界强烈关注的湖南“操场埋尸案”又有了新的信息。据媒体报道称,从“操场埋尸案”被害人邓世平家属代理律师处获悉,邓世平已被当地人社局认定为工伤,一其家属获赔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和丧葬补助金共计88万元。同时被害人邓世平的儿子邓蓝冰表示,为严惩杀人凶手,会将刑事诉求作为唯一的诉求,全面放弃民事诉讼。

新闻甫出,在主流媒体单条新闻跟帖及社交平台上引发舆论热议。多数网友对工伤认定和发放补助金的方式表示赞同,而放弃民事赔偿力求严惩凶手的决定更是得到很多人支持,不过另有少数网友认为放弃民事赔偿的做法不可取,称“这样做只会便宜了犯罪分子,也不利于司法公平”。

对于“工伤”的认定,正如当地人社局下发的认定书里所写,是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中的第(三)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也就是说,并非我们通常在新闻报道中看到的,某些职业病、工作场所事故伤害,以及曾经备受争议的“上下班途中受伤”等情形才属于工伤,因工受到暴力伤害及一些死亡情况,也可能会被认定为工伤。

而死亡而认定的工伤,其近亲属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的第三十九条规定可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该条款列明了每种补助金的赔偿标准。

这些年不少热门案件的传播,让公众知晓一个细节,那就是被告一方通过积极赔偿,甚至是远高于法律可能判罚的金额的作法以换取被害人一方的谅解,从而争取从轻判决的可能性,也就是民间俗称的“花钱了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明确规定:对于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赔偿数额、赔偿能力以及认罪、悔罪程度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积极赔偿但没有取得谅解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尽管没有赔偿,但取得谅解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以下。其中抢劫、强奸等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犯罪的应从严掌握。

《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155条指出:“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等费用”。

注意这里面有个“等”字,并没有详细列明费用种类,那就是说可能有死亡赔偿金、赡养费、抚养费、误工费等。而这一切是需要法官由案件的具体情况来裁量的,被害一方需要自行举证、自行起诉,之后法院受理后进行核查核算,再给出最后数字结果。但凡由被害方提出来的哪一项诉求并没有明确的证明的话,法院很难支持。这个周期一般不会短,白话点说,就是把你家人害死的凶手恐怕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被定刑,才能“报仇雪恨”。

上述分析的民事赔偿周期长、凶手以钱换刑期这两点,笔者认为是邓世平老师家属放弃民事赔偿的两个重要因素。

而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民事赔偿金额的多少。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也不包括精神损失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里第十七条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也就是说,“单独提起民事赔偿”能不能有精神损失费要看法院裁量,而“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本身只赔偿“物质损失”并不赔偿“精神损害损失”。事实上,故意杀人案通过民事诉讼的赔偿金额往往都不高,比如轰动一时的药家鑫案,被害人一方提出了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等共计53万余元的请求,而最后判罚赔偿被害人家属的经济损失只有45498.5元。

回到此案中,若是邓世平家属一方“纠结”在民事赔偿诉求上,不仅案件审理和执行时间会拉长,而且很大概率最后得到赔偿金远远低于工伤补助金的88万元。

邓世平被害案中透露出来的所有细节都令人发指,公众舆论早已是咬牙切齿的愤怒,与家属一样都要求严惩所有涉案的凶手。邓世平家属放弃民事赔偿诉求,等于就是告诉犯罪分子“想要取得谅解而轻判,门都没有!”也就是彻底断绝了凶手们的幻想,花最少的时间最小的成本让凶手付出应有的代价。这想必也是我们很多普通网友期待的,这符合大众朴素的心理。

不过也有个别网民认为,只盯刑事不管民事是不理智的,并不值得提倡,更不能为其他故意杀人案件的受害家属所模仿。该让罪犯付出的代价理应全部付出,获得民事赔偿也是司法公平的体现。还有网友表示,民事赔偿诉讼周期拉长,同样需要司法部门瘦身和优化,如果受害者一方为了“报仇雪恨”都不要民事赔偿而直盯刑事,这不利于我国的司法体制的发展。

不管是哪种意见,应该说“操场埋尸案”的结果都朝着法律应有的方向和公众期待的方向进展,而从开始到如今,希望“邓世平老师被追认烈士”的声音绵绵不绝,洗刷邓世平的冤屈,也使社会正义得到张扬。

以前民间常说,恶魔与天使就在一念之间,其实普通人与恶魔之间才是一念之间,金钱至上的利益熏心,即使没有作出杀人的极端行为,也早已沦为恶魔的奴隶。金钱、权力、荣誉、自由再大,都不可能大过生命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