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上海百申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58819909

73岁陶华碧官司没怂过?揭秘老干妈商标案,中国10大典型维权案例

TIME:2020-07-23 00:38 | VIEWS:

小编的话:7月10日,“腾讯”与“老干妈”联合声明称,已厘清误解,“腾讯”已撤诉并向“老干妈”致歉。6月30日,“腾讯”请求法院查封“老干妈”1624万元财产”一案引发热议。“腾讯”称,2019年3月,“腾讯”与“老干妈”签订协议,但事后“老干妈”未付款。“老干妈”则称,未与“腾讯”合作。7月1日,“贵阳警方”通报称,系3人伪造“老干妈”印章与“腾讯”签订协议!

在整个事件中,“老干妈”都显得底气十足,干净利落且相信法律,很多网友表示”这是腾讯道歉了,不然打起官司来,老干妈也不会怂的!“没错,今天小编就揭秘“老干妈”打过的一次著名的官司,此案成为2003年中国十大典型维权案例!“老干妈”创立初期,李贵山(陶华碧的大儿子)就曾申请注册商标,但被“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以“老干妈是常用称呼,不适合作为商标”的理由驳回,这给了仿冒者可乘之机。全国各地陆续出现50多种“老干妈”,陶华碧开始花大力气打假。派人四处卧底调查,每年拨款数百万元成立了贵州民营企业第一支打假队!

仿冒的“老干妈”就像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出一茬,特别是湖南“老干妈”,商标和贵州“老干妈”几乎一模一样。陶华碧不依不饶地与湖南“老干妈”打了三年官司,从“北京市二中院”一直打到“北京市高院”,还数次斗法于“国家商标局”。2000年8月10日,一审法院认定,“贵阳老干妈公司”生产的“老干妈”风味豆豉具有一定的历史过程,“湖南老干妈”构成不正当竞争,判决其“停止使用并销毁在未获得外观设计专利权前与贵阳老干妈公司相近似的包装瓶瓶贴,并赔偿经济损失15万元。”这意味着两个“老干妈”可以同生共存,陶华碧无法接受,很快提起上诉!

很多人劝陶华碧放弃官司,但她面对前来劝解的人就一句话:“我才是货真价实的老干妈,他们是崴货(贵州话:假货),难道我还要怕崴货吗?”最终陶华碧和“湖南老干妈”的官司,在两位黔籍官员:时任贵阳市市长孙国强和当时的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的极力斡旋下,“贵阳老干妈”终于打败了湖南的“老干妈”。2003年5月,陶华碧的“老干妈”终于获得“国家商标局”的注册证书,同时湖南“老干妈”之前在国家商标局获得的注册被注销!

陶华碧的严谨与较真不但体现在打官司上,也体现在对企业的管理上。位于贵阳南明的“老干妈”厂,像是一个封闭的王国,方圆数里,盘亘在“贵阳市东南郊龙洞堡云关村”的一个山坡上。整个厂区夹在两条高速公路之间,仅有一条几米宽的马路,可供行人和红色油罐车往来出入。装饰风格实在太过低调,以至于王国看来有些土气。外墙要么用农家院常用的白色瓷砖,要么刷上一层白漆,有的建筑干脆裸露着斑驳的水泥面。辣椒的味道弥漫在空气里,起东南风的夏天,辣椒炒熟后的闷香,据说可以飘到20里外的贵阳市区。厂门口巡视的保安目光警惕,不容许任何来自外界的窥探,“如果没打招呼,就算当地领导来了,也不会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