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上海百申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58819909

如何看待刑法最新修改:冒名顶替上大学、抢夺公交车方向盘、高空抛物入刑?

TIME:2021-01-21 21:40 | VIEWS:

  【刑法最新修改:冒名顶替上大学、抢夺公交车方向盘、高空抛物入刑】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26日表决通过刑法修正案(十一),其中冒名顶替上大学、抢夺公交车方向盘、高空抛物入刑。(新华视点)

  谢 @每日经济新闻 邀,今天终于看到了刑法修正案十一,简单来说说。手机打字,排班很烂。

  一、关于冒名顶替上大学:在刑法第二百八十条之一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八十条之二:盗用、冒用他人身份,顶替他人取得的高等学历教育入学资格、公务员录用资格、就业安置待遇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组织、指使他人实施前款行为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国家工作人员有前两款行为,又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额,怎么说,我一直是感觉修改这条没啥意思,原因就是犯这条罪名的土壤已经没有了:1、过去是手填志愿,身份核对基本人工,所以才有了空子可以钻,现在信息时代这种事情基本不可能,身份证加上人脸识别基本杜绝了这种可能。再加上成绩网上查询,你上没上榜一查就知道,谁能顶替你。2、现在真的要通过其他手段入学的,改国籍、搞资助、买竞赛奖,手段多的是,谁还这么粗糙。

  不过改都改了,我补充个问题,就是这款有没有考虑到诸多顶替志愿或者安置的情况是你情我愿的,这种情况怎么处理?是作为共同犯罪处理还是不予处理,比如说哥哥顶替弟弟安置,再或者给予经济补偿的情况下获得他人安置资格,怎么处理?是否还纳入本罪处理?用法言法语说,这个罪名保护个人法益还是社会法益,作为法律研读者我们期待有这种案子出现让我们分析。

  二、关于抢夺方向盘:在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二:对行驶中的公共交通工具的驾驶人员使用暴力或者抢控驾驶操纵装置,干扰公共交通工具正常行驶,危及公共安全的,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前款规定的驾驶人员在行驶的公共交通工具上擅离职守,与他人互殴或者殴打他人,危及公共安全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有前两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关于高空抛物:在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二:从建筑物或者其他高空抛掷物品,情节严重的,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修改的不错,其实之前这两种情况都是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来处理,但是按照这个罪名来处理,最大的问题就是起点刑太高,该罪名和爆炸罪、放火罪适用同一条款(刑法一百一十四条),但是在抢夺方向盘或者高空抛物的场合,严格来说其危险性是很难和爆炸、防火相提并论的,比如说一老头坐车过了站,让司机停下来,司机不停,他就冲上去给了司机一巴掌,司机一把刹车停住了,这种情况不判吧其实潜在危险很大,判吧,三年起步和强奸罪一样了,过去司法实践面对这种情况往往就是出了事才判决,不出事就不纳入刑法处理,以至于有的公交车司机理解了这点,一旦被打,故意往旁边的车上去撞,把事情闹大让警察处理。现在有了修改的这一款,就能将这种情况的刑期阶梯化,更好的处理这种情况。

  冒名顶替上学,他必然要使用假身份证,发现后当然必然要受刑法处罚,为嘛多此一举规定新罪名?

  原因很简单,以往不处罚冒名顶替本身只处罚冒名顶替的手段,法律引导预期的职能没有发挥,现在明示冒名顶替违反刑法,则可以充分发挥法律的震慑作用

  谢邀。

  需要明确的是,冒名顶替上大学入刑是回应社会居多,也确实起到了填补刑法漏洞的作用,至少添补了对个人受教育权以及社会教育公平的法益保护。但抢夺公交车方向盘、高空抛物则不同,与其说是入刑,不如说是对原有刑事犯罪与行政违法之间的弥合性修正措施。

  如何看待公交车抢夺方向盘事件屡禁不止?法律上是否存在解决办法?

  此前在对重庆公交车坠江案的评析中,就该问题展开的思考,在此处仍然适用。

  实际上,长期以来,我国刑事犯罪与行政违法之间多处界限不明,衔接不当。

  以此前抢夺公车方向盘案件中通常涉及的法条为例:

  《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

  第二十三条 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三)扰乱公共汽车、电车、火车、船舶、航空器或者其他公共交通工具上的秩序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章 危害公共安全罪

  第一百一十四条 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一百一十五条 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过失犯前款罪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显然,行政责任与刑事责任的界限并不分明。

  此类制度衔接不当,极易导致中间地带失灵,滑向两极。

  当乘客无理,扰乱公车秩序和司机发生冲突时,要么,尚未发生严重后果,只构成500元以下的罚款拘留,要么已然导致事故发生,构成三年以上的犯罪。

  现刑法修正案(十一)于在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二:

  对行驶中的公共交通工具的驾驶人员使用暴力或者抢控驾驶操纵装置,干扰公共交通工具正常行驶,危及公共安全的,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前款规定的驾驶人员在行驶的公共交通工具上擅离职守,与他人互殴或者殴打他人,危及公共安全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有前两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因此,本次刑法修正案与其说是加重抢夺公车方向盘行为之刑事处罚,不如说是适当降低抢夺公车方向盘行为之刑事处罚,以此形成梯度,反而可能使得治理效果有所提升。

  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刑法并非一味回应民众声音,更多还是兼顾社会治理需求。

  以上。

  以上种种充分证明了成文法在新时代的滞后性 ,判例法在这方面的优点不言而喻。

  (防杠声明:仅代表我对法律形式的价值判断,与法系优劣无关,我也没有资格评价。)

  除了近段时间来媒体广为报道的“顶替上学”、“降低刑事责任年龄”、“高空抛物”、“冲撞公交车司机”等内容毫不意外地被列为新罪外,刑法修正案里面与我们实际生活相关的改变还有很多,试举几例。

  很多人在日常生活中随手拍个视频发在社交软件上已经是一种习惯,但没准什么时候,就突然发现自己的脑力劳动成果被某些营销号原封不动地搬运到他们自己的账号上吸引流量。

  对于一般人,维权成本高、收益小,使这种“抄袭”,尤其是视频领域的抄袭泛滥成灾。

  但是刑法修正案11对侵犯著作权罪作了修改,对于未经著作权人或表演者许可,擅自通过信息网络发布他人视听作品或传播他人表演,违法所得较大的情况,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或单处罚金。

  整个刑法修正案11共48条,里面有14个条文都是对涉及金融、经济领域的犯罪行为进行调整与规范,尤其对公司上市加强了约束、加重了刑罚,具体涉及的罪名包括:

  上市文件中隐瞒重要事实,编造虚假内容——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 提供虚假的或者隐瞒重要事实的财务会计报告,不披露本应披露的重要信息——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 以多种手段操纵证券、期货市场,影响其价格、交易量——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 相关中介组织提供与证券发行、重大资产交易等相关的虚假证明文件——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

  ……

  从这变化来说,一般股民草率入市,那是亏钱的风险;上市公司草率入市,那可能就是坐牢的风险了。

  警察执法过程中,经常会遇到被执法人员推搡或暴力抗拒执法等情况,全国各地的司法对此能否追究妨害公务罪的尺度标准也不统一。有些地方挥着拳头威胁一下都可能被拘,有些地方打警察一耳光也只是批评教育。

  但是在刑法修正案11里,把袭击警察构成犯罪的标准统一为“暴力袭击”,这就明确得多了,只要对执行公务的警察使用了暴力,一概入罪;要是开车冲撞,直接三年起步。

  所以大家以后和警察叔叔交流还是尽量文明啊,讲道理就好,千万别动手。

  电影《我不是药神》描述了国内病人千金求购外国特效药的场景,但因为该药在我国未获批准进口,当时的《药品管理法》视之为“假药”,代购外国特效药的“药神”也被以销售假药罪判刑。

  2019年《药品管理法》修改之后,未经批准进口的外国特效药不再属于“假药”,但仍然可以非法经营罪、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物品罪追究刑事责任。

  但是这次的刑法修正案里,貌似为药品从业人员为他人代购开了一扇窗——

  修正案11中,新设置了一个犯罪,规定未取得药品相关批准证明文件生产、进口药品或者明知是上述药品而销售,足以危害人体健康的,要追究刑事责任。

  刑法规制着人们行为的边界,法无禁止皆可为。那这是不是意味着,只要代购的境外药有真实治疗效果,不足以危害人体健康,就不该追究刑事责任了呢?

  刑法修正案11里加重了对非法集资人员的处罚,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上限从十年提升到十五年,但更重要的是增加了一条“在提起公诉前积极退赃退赔,减少损害结果发生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刑法中极少有罪名会直接规定退赃可从轻、减轻处罚,在一般的犯罪中,退赃退赔在刑事案件中通常只是酌定的量刑情节,无法突破法定刑的下限。

  但这一条款直接规定退赃退赔可以“减轻”处罚,即可以在法定量刑幅度以下量刑,此后在非法集资的案件中,集资者为求轻刑,大概也会有更大的动力与积极性去主动向受害者退赃。

  2018年11月26日,原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对外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随后不同领域的专业人士分别对实验的动机和必要性、过程的合规性,甚至是科学伦理等分别提出质疑,引发许多讨论甚至争论。

  尽管这只是一个个例,但刑法也及时作出反馈,新设置了相应的罪名,禁止将基因编辑、克隆的人类胚胎植入人体或者动物体内,或者将基因编辑、克隆的动物胚胎植入人体内。

  以后,不要再说技术无罪了。有些技术就是有罪的。

  在过去,高空抛物只能追究“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或者“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但都需要具备相当的危害性或损害后果才能入罪,在现实中也无法普遍约束所有的高空抛物行为。

  有鉴于此,本次刑法修订也增设了一个专门的罪名,对从建筑物或者其他高空抛掷物品,情节严重的情况,无论有没有造成损害后果,一概入罪。高层建筑的住户可要小心了哦。

  新冠疫情的阴影仍未退去,关于病毒的起源也仍然众说纷坛,但可以确定的是,以后不能再随便吃野味了。

  因为修正案11新设置的罪名中,规定以食用为目的非法猎捕、收购、运输、出售第一款规定(指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以外的在野外环境自然生长繁殖的陆生野生动物,也要追究刑事责任。

  野味大概是挺好吃的,只是不知道一斤要坐几个月牢呢?

  总而言之,这次刑法修正案十一,侧重于对经济领域、知识产权领域以及社会公共利益方面的保护,而这些都与普通人的生活息息相关。

  犯罪好像很遥远,但其实刑法离我们并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