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上海百申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58819909

谭明明能死刑吗?一波三折中看法律知识

TIME:2020-03-19 17:17 | VIEWS:

谭明明一案已经发生几个月了,几个月来可谓是一波三折、风云突变,社会关注的焦点不外乎“死刑”、“巨额赔偿”和“富二代”,支持死刑的呼声很高、支持巨额赔偿的声音也不在少数,谭明明富二代的身份更让自己成了焦点人物,那么我们就抽丝剥茧,从法律角度进行解析:

答案:不是死刑,或许很多人会很吃惊,谭明明醉酒驾车,在公路上肆意超速、变道、闯灯、交通肇事逃逸、其行为对沿途任何人的生命和财产都构成了严重威胁,符合危害驾驶罪、交通肇事逃逸罪的客观要件,谭明明的危险驾驶行为造成了两死一伤的严重后果,也构成了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客观要件,为什么不能死刑?《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规定,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也就是说谭明明所犯之罪即使数罪并罚,最高的刑罚也是无期徒刑。

答案是其本人,或许很多人会想谭明明她家那么有钱,应该是由她家来赔偿,但这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思维误区,谭明明是拥有完全行为能力责任的自然人,她自己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任何法律意义上的后果,即使是刑事附带民事,也是对谭明明的本人的民事判决,即使是谭明明有配偶,民事判决执行时也会执行属于谭明明自己本人或夫妻共同财产中属于她自己的那部分财产,如果谭明明判的有期徒刑,出狱后还是需要履行民事赔偿的,如果谭明明判的是无期徒刑,民事判决就毫无意义了。

那么有人会问,那谭明明父母为什么要出来主动赔偿?他们又没有赔偿义务,其实答案很简单,谭明明毕竟是他们的女儿,拿钱替女儿买命吧,毕竟一家就一个。

先说对死者的赔偿,交通肇事致人死亡,根据死者的年龄、当地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死者需要赡养人员的年龄、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再加上死亡赔偿金和丧葬费,一般城市应该在六十至一百万左右,即使死者是月收入百万的董事长,也和普通百姓是一个标准,只有城镇户口和农业户口的区别。

再说对伤者的赔偿,现在基本没有对伤者具体伤情的报道,只是有消息称已经花掉了四、五百万,这里我先说另一个小案例,菜贩甲某和开车路过的乙某因避让问题发生争吵,甲某将乙某一脚踢倒(腿部破皮,有淤青),在公安机关的治安调解中,乙某要求甲某赔偿20000元,菜贩甲某无力赔偿,调解无效后,甲某被治安拘留十日,乙某住院半个月,花费医药费21000元,后乙某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索要医药费等各项损失30000元,法院经审理只判决甲某赔偿乙某医药费、误工费、护理费合计人民币5000元,另25000元被驳回,

究其原因,法院依据病例及医院的调查结果,发现乙某存在严重的过度医疗,本是腿部受伤,医药费结算单中还含有多次脑CT、胸透、神经营养药等主治医师没有要求进行的检查项目和消费,本来就诊当天就可以回家静养,但乙某强烈要求住院观察,最后白白损失25000元,即使是判决菜贩甲某赔偿的5000元,也是考虑乙某实际花销的数额较大,出于平衡考虑的。

言归正传,一般对伤者的赔偿,即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交通费及精神损失费几部分组成,如丧失劳动能力,还需要等同于死者的赔偿,医药费方面,数额较大,法院会聘请第三方医疗鉴定机构进行评估,这也是保护被告人一方的合法权益的制度,诉讼案件有很多,被告人也不都是谭明明,法律不可能因为针对谭明明而做更改,其他的几项费用都有法定标准。

最后就是我们要说的重点了,谭明明一案,主要的被害人有三个,嫌疑人也有三个,想要达到谅解就必须三个被害人家属与三个嫌疑人家属共同达成一致,否则任何两个当事双方家属互相的谅解都不能改变判决结果,因为在法律上,他们是共同被告和共同原告,但目前的情况看,共同原告和共同被告之间还有着分歧,被告两个死者家属希望谭明明被重判以安抚死者亡灵,伤者家属则希望获得高额赔偿以让伤者获得更好的救治,而被告之间,两个从犯既不想赔偿又不想认罪,谭明明想认罪赔偿求谅解,但原告方不同意谅解,两个从犯又不认罪,自己一家赔偿对量刑起不到作用,反而竹篮打水一场空,因此谭明明家属要求追加两个从犯为共同主犯。

这里最关键的问题是伤者,我个人觉得逝者已逝、活着还需好好的活着,是人心里那口气重要?还是伤者的人生重要?其实想想,我们每个人平常都会在城市里看见一些纨绔子弟,开着豪车在市区里招摇过市,交通法规对他们形同虚设,驾驶员也好、行人也好,都要躲着他们,稍微躲慢点还要被他们破口大骂,家里有钱还事事能摆平,到谭明明这里,公众已经把平时看到的这些场景所积累的怨恨彻底爆发了出来,与其说想杀掉谭明明,不如说想杀掉各自生活中和像谭明明一样的纨绔子弟,不如说想彻底杀掉这一社会现象,谭明明一案留给我们思考的东西有很多,希望各位朋友在评论区多提宝贵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