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上海百申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58819909

郑义林:公益人王石

TIME:2020-01-23 22:57 | VIEWS:

“我是我自己的远方,走过世界最高的云端,谁在美丽的云端,谁在凝望家乡,雪和太阳,在我头顶寂寞燃烧的光芒,乘着我的翅膀,飞回远方。”——王石

每个人都有自己内心的地图,这份地图秘不示人,却处处可见。当外界看不懂这个人的行为轨迹之时,如果有幸能看见这份地图,那么一切都不过是有迹可循。

罗素说 : 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是支配我一生的单纯而强烈的三种感情。而对于乔布斯来说,生活与工作是同一件事情,把自己脑海中的图景创造出来,那便是最大的现实。

王石有言,“我是我自己的远方,走过世界最高的云端, 谁在美丽的云端,谁在凝望家乡,雪和太阳,在我头顶寂寞燃烧的光芒,乘着我的翅膀,飞回远方。”说出这番话之后,这个在常人眼中行事不拘一格的企业家,内心轨迹悄然凸显。

和王石先生相识是在 2016 年 4 月 26 日。当时,深圳市社会组织总会五届一次理事会在深圳三诺大厦召开,王石先生作为深圳市社会组织总会的会长,现场授予博商公益基金会“深圳市社会组织总会副会长”荣誉。我作为代表接受荣誉。

当时,媒体正聚焦于“万宝之争”,王石正处于舆论风口。立场角度不同,媒体评价褒贬不一。若要真正认识一个人,莫过于与其近距离交谈。在理事会当天,王石先生的一段发自肺腑的话,让我更清晰地认识了这一位影响深圳的公众人物。

“只要有利于深圳的发展,深圳又需要我的事情,我都乐意去做,希望总会可以凝聚全市社会组织的力量,真正发挥总会作为全市综合性、枢纽型社团的作用。深圳是社会组织发展最为迅速的城市,应当成为全国社会组织发展的典范。”

当一个人的身份与地位提升到一定程度,社会角色与社会责任必将落于其身。正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面对媒体的渲染,王石依然把重心放在自己重视的事情上,并不为舆论所左右。

看人,不需要看其说了什么,而看其做了什么。在此半年之前,在深圳社会组织总会五届一次会员代表大会上,王石先生以 77%的得票率当选为深圳市社会组织总会会长。在随后的任职期间,王石兑现了自己的承诺,投入了很多时间参与和组织深圳社会组织的各项工作。在我看来,他是一位信守承诺的人。

与王石相识始于深圳社会组织总会的工作,而真正了解和接触王石先生却开始于深圳市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

2016年下半年,我多次受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的邀请, 参加他们举办的各种保育工作和慈善晚会。工作中,王石先生始终是亲力亲为、以身作则。保护红树林湿地并非其必要工作,但王石先生的主动与积极态度却让我疑惑。

2002年,王石为实现个人的攀登山峰的“野心”,给自己定了个“7+2”的目标,所谓“7”即是攀登世界七大洲最高峰,“2”则指南极和北极。2002 年年初,他开始了第一个小目标: 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

这座山给王石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乞力马扎罗山位于赤道附近,其呼鲁峰海拔 5895 米,是非洲最高的一座山。海明威的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里描述这座山峰常年积雪,但是令王石惊讶的是,从攀登开始一直到顶峰,始终没有看到雪。雪都下哪里去了?

“这实在是令人担忧!按照专家的预测,在 30 年之内, 乞力马扎罗的雪会完全消失。”王石叹了一口气,“但是在乞力马扎罗下面的东非平原上,很多农场依靠的生命之源的水, 就是乞力马扎罗山上化的雪。如果雪消失了,就会对依靠乞力马扎罗水源的居民产生灾难性的后果。”

正因为这样的经历,王石开始关注自然变化,关注自然变化与人类的关系。作为一个人,作为一名企业家,王石开始关注自然变化与自己、与万科、与中国的关系。找到联系并不难, 因为全世界被砍伐的森林,50% 的木材被运送到了中国。气候变化和碳排放有关系,和吸收碳排放的森林被砍伐也有关系。因为大部分森林被砍伐掉了,它就不再吸收碳了。

“而被运送到中国的木材消费到哪里去了呢? 70% 的木材消费在建筑工地上,70% 的建筑工地是住宅工地,而万科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大的住宅开发商,难道与自然变化没关系吗?那应该怎么办呢?”

找到了这个联系,王石便开始走上了公益的道路,开始研究自己和环境的关系,人类如何与自然和谐共处。

2012 年 7 月,深圳市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成立,一个新的民间公募基金会诞生了。王石是发起人之一,担任基金会的联席会长。

“我们现在就要行动起来,不仅仅是保护深圳的红树林, 还要保护浙江的、福建的、海南的、广西的,甚至是东南亚国家的。保护好我们的绿色环境,这是我们的行动。”在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的成立大会上,王石号召全社会行动起来。

这便是该基金会的缘起,也是王石主动参与环保公益事业的原因。时值2017 年年初,博商会承办第二届深圳市民营企业家春晚,我邀请深圳市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作为协办单位, 也邀请王石先生出席。不巧那段时间他在国外出席会议,于是提前录制了一段视频,号召深圳的企业家朋友都来关注地球的生态保护,关注城市的湿地保护,共同建设美好家园。

与很多中国商界财富大亨相比,那时王石的财富并非人们想象得那么多。他从未登上过各类富豪榜,仅仅拥有市值不到一亿的万科股份。在参与公益的行动上,王石显然不会走少数财富大亨的道路,更不会走大多数企业家所选择的沉默应对的道路。

对于整个商界来说,王石先生的物质财富并不是最高,但其个人影响力却可以称得上最为深远。有一次,王石和我们讲了第二个故事。

2007 年,他与华大基因创始人汪健先生相约穿越“死亡之海”罗布泊。这里曾经是湖泊,但由于气候和人类对大自然的滥用,已经干枯了,见底了。按照历史资料记录,罗布泊的温度最高不会高过42 度。

“很不幸,我们穿越的第一天,温度就达到了 49 度,第二天 52 度。这里说的是空气温度,如果你想知道地面温度有多高,地上放个鸡蛋就可以煮熟,你就可想而知。所以那次他们差点儿没能走出来。”

说到当时的情景,王石回忆起来还有些后怕。地球的一边, 雪山在不断融化;而另一边,地面温度却在不断升高,沙漠化严重。

最后一个故事发生在 2005 年。为了完成“7+2”目标,那一年王石与七位同伴从南纬 89 度出发,徒步穿越南极。

“我们知道沙漠是高温,南极是低温,所以穿得很厚。虽然南极很冷,但是已经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冷了。”王石记得很清楚,他到了极点之后很想表现一下与众不同,于是开始脱衣服,一件一件脱,一直脱到赤身裸体,在南极的冰天雪地赤身待了20 分钟。

“这就是南极,已经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冷了。这就是现在的自然环境。我们如何来面对?如何来解决?”

接着,王石进行总结:“在大自然面前,人类从来都不曾征服过。每到一定时候,大自然都会以自己的方式进行反扑。长江中下游的水患,那是大自然有意识的惩罚;而印度洋海啸,则是大自然无意识的灾难。在大自然面前,人类始终是弱小的。”

若说企业的成功会给人带来无上的成就感,感觉自己无所不能 , 那么在大自然面前的无力感,则更让人清醒。天时地利人和,若不能顺势而行,再大的成功在自然环境面前也不过昙花一现。

正是因为跳出了企业家的思维框架,完全是以自然人的身份去感受这个大环境,所以王石比一般的企业家更急切地想要去做公益,更多发挥自己的影响力亲力亲为地去做一些事情。

不论是出版书籍,还是发表演讲,王石从来不以个人高调为目的,而是用自己的声音去提醒更多的人关注环境、重视公益。这也是为何王石财富不是最多,但知名度与公众影响力却排得上中国企业家前列的原因。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王石所为,功不唐捐。在环境保护等公益事业越来越受到社会关注的今天,王石并不寂寞,他得到了大量拥趸,也促进与办成了各类公益活动。但在最初,他也有过一段学习经历。

2004 年王石加入阿拉善 SEE 生态协会,这是他作为一名企业家试图参与社会改革的最早尝试。最初他是被创始人首创公司董事长刘晓光拉进去的。在这个为内蒙古阿拉善盟治理沙漠化的公益 NGO,王石的态度很快从学习转为积极参与,从被动转为主动。他对环保事业产生了浓厚兴趣,后来经过竞选成为阿拉善第二任会长。

阿拉善生态协会拥有 100 多位知名企业家,既有大陆的, 也有港台的。王石坦言,参与这个组织让他对公益有了较多的认识和理解,尤其是从台湾籍会员身上所学甚多,因为台湾企业家有着更强的公益文化和更丰富的公益实践经验。那时国内的公益实践还属于摸索期,王石的亲身参与让他获得了很多的经验与心得。

任何事情都不会一帆风顺,后来2008 年“捐款”言论事件, 王石看到了他的社会影响力比他想象的要大,企业的影响力也比他想象的要大。反思之后,除了说话更加慎重之外,他开始更积极地扮演一个社会公民的角色,而不是一个仅仅知道赚钱的商人角色。他找到了推动社会改革和公益行动的感觉。

按照马斯洛的五大需求来说,人有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30 多年前,改革开放的序幕刚刚拉开,王石来到广州,在政府工作,然而短短几年后他抛弃了铁饭碗,选择了即将造就神话的深圳特区,一头扎进了创业浪潮。

20 多年后,他把万科带向了千亿级规模。如今,他将推进社会改革的事业也选择在这里。伴随个人的提升,王石开始进入更大的公益舞台,开始寻找实现自我价值的路径。

2008 年后,王石成立了万科公益基金会,接着又参与成立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和深圳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显然,这与他参与阿拉善生态协会有着因果上的联系。

2011 年 1 月,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成立,宣告它从李连杰时代公募基金会旗下的一支专项基金,转变为中国第一家民间公募基金会。创始人李连杰功成名就,选择退隐。王石则走到台前,担任壹基金执行理事长。他还把在阿拉善协会的老搭档杨鹏一并找来,担任他的秘书长。在他的主导下,壹基金开始借鉴阿拉善协会的多年经验,在转型中阔步发展。此后,尽管王石经常在美国访学,但只要是壹基金的重大活动,他都会专程回国参加,以示支持。

此时,王石周围已经聚集了一批公益企业家,以他为中心, 以阿拉善协会、壹基金、红树林基金会为平台,推动环保,推进社会与环境的良性发展。就这样,王石的公益之路从幕后走到了台前。

在王石参与公益行动的同时,也总会出现质疑的声音,认为他并没有做出多少贡献,反而获得了慈善家的名誉。为此, 他并不争辩,只是感慨:“也许我们改变外部环境的作用微不足道,但通过参与环保活动,我们改变了自己。”

2008 年汶川地震,万科员工共捐款 200 万元,王石发表言论,认为员工捐款应该量力而行,“以十元为限”。此话一出,犯了众怒,万科股价应声下挫。后来,王石亲自公开道歉,并且万科又追加捐款一亿元。

经历了 2008 年的捐款言论风波后,王石变得更加成熟了。多年后,再度提及此事,他的回答很平静。

“2008 年我遇到那种情况,压力非常大,负面舆论大,心里想不通。但现在再回过头看,那个事反而比较简单。在中国做公益,公共空间本身不够大。传统的中央政府大包大揽一切,民间的公共空间很窄。现在到了公民社会,更多的公共空间由民间来做。既然是走在前面,言论对错是一回事,本身就会遭到质疑、误解。”

做别人未做过的事,争议总是如影随形。这个新媒体发展日新月异,传播速度极强的今天,或许王石只是简单地想表达“行有余力则行善”这样的意思,但却被曲解了。但王石却从不会因为怕被争议而沉默,与个人的争议相比,他更在乎是否说出了内心的话。“在一个民族需要激情的时候,我说了句理性的话。”

他认为,企业家现在掌握着主流话语权,应该在社会改革方面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体现公民的责任。

“改革到现在,政治改革由政治家、学者他们考虑和推动。作为企业家,现在又掌握着主流话语权,我们应该在社会改革上面进行推动。”王石说,“所谓社会改革,就是不但把自己的企业做好,还要体现公民的责任。”

“如何让社会更美好?我们是抱怨呢,还是等着中央来决定、来改变呢?还是首先从我们自己做起?如果每个人都做起来,社会自然就改变了。能力有大小,你尽自己的能力。你是企业家,当然要尽企业家的能力。不要总是认为,这应该是别人做的,应该是上面做的。”王石说。

不辞细流,方成海。这种对个人荣辱的淡化,让王石有别于中国的大部分企业家,也上海律师让他拥有了更多的个人标签。

当“企业家精神”这个词被讨论得越来越多时,王石成为 了这个话题者必谈及的一位企业家。

2017 年 9 月 8 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9月 25 日新华社全文刊发,顿时激起千层浪,在企业界持续发酵。该《意见》被企业界认为是中共十九大前夕中央给企业家发了个特大“红包”。

王石喜出望外,透过媒体传达了他的感受。“《意见》把弘扬企业家精神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联系在一起,体现了企业家的家国情怀,一定能培育和发展壮大更多具有国际视野和国际影响力的世界级企业家。《意见》虽然来得晚了些,但总算是来了。”

王石认为,这是建国 60 多年来中央首次以官方文件形式认同和倡导企业家精神,是对中国企业界的莫大鼓励。他甚至呼吁把9 月 25 日定为“中国企业家精神日”。

2016 年 11 月 5 日,王石带领着深圳社会组织总会及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的一群企业家再上哀牢山。“我每次来不能说是看望他,应该说,每次都是带着崇敬的心情来取经的。” 从 2003 年第一次到哀牢山拜访褚时健,王石已经是第六次来了。从果树只有膝盖高,到如今果林茂密,果实累累,时光不经意已经过去了13 年,王石成了褚时健橙子种植事业的特殊见证人。

15 年前的 2003 年,正是王石第一次登顶珠峰的年份,是他作为董事长的万科集团急速发展的阶段,更是他人生高歌猛进的时候。那一年他52 岁,是从最有风采的城市深圳走出来的最有风采的企业家;而对于褚时健,则是人生又一个起点的阶段。当时他出狱并没有多久,刚刚“躲到”哀牢山来。他在前一年才把果园完全承包下来,刚规划好土地,果苗也刚种下去。这个在多年前还被称为“烟草大王”、风光无限的国企掌门人,现在已经成了种果树的农业人。那一年他 76 岁,年过古稀上海律师咨询

在《我为何崇敬褚时健》一文中,王石说,褚老身上集中体现了中国企业家的一种精神,一种在前进中遇到困难并从困难中重新站起来的精神。他把褚时健称为“影响企业家的企业家”。

2015 年 12 月,《褚时健传》新书举行发布会,王石出席并发表了“从褚时健看中国企业家精神”的主题演讲,通过褚 老的故事分享了他对企业家精神的理解,重点讲了几个关键性:第一是反弹力,一个人跌倒以后,不是看他能不能站起来, 而是看他的反弹高度;第二是工匠精神;第三是企业家的尊严, 人的尊严。

“2009 年,我和一些朋友们响应一个国际环保 NGO 野生救援 Wild Aid 的号召,一起发起拒吃鱼翅的倡议。当时就有位企业家说,这个我不能签,比如我跟某领导吃饭,领导要吃鱼翅,我能说我不吃吗?我的生意还要不要做了?”

这位没有签字的企业家,他所创办的企业在过去几十年里,从产品到技术到管理,都走在中国企业最前沿,但在拒绝吃鱼翅这件事上,却没有展现出应有的企业家精神。企业家除了要相信自己是值得被尊敬的,更需要以企业家的身份承担起应有的社会责任。

万科从成立之初就有个原则,叫“不行贿”。当时有人问王石,不行贿怎么做房地产生意?结果事实证明,万科不行贿,不仅做成了房地产生意,还做成了全球最大的住宅开发商。

王石认为,很多时候,中国企业家的社会地位与我们对自己的心理期许有关。想要获得社会的承认与尊重,首先要相信自己是应该获得社会承认与尊重的。时值《意见》发布及中共十九大召开,王石感叹:“这令人鼓舞的、最值得企业家为之奋斗的时代来临了,时代给了中国企业家最好的历史机遇。”

不可与夏虫语冰,但若连说都不说,又岂知对方是不是夏虫。或许王石不断疾呼公益、不断倡导企业家精神的原因就在于此。虽然最初回声寥寥,但岂知丝毫无作用?

上海律师 在这个时代里,总需要一些先行者。有的人看见的是一位个性丰满的王石,但有的人看见的却是个脸谱化的王石。这便是时代的局限性,公益的进步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企业家精神也是一步一步完善出来的。

行者无疆,这位 52 岁登顶珠峰且是中国登顶珠峰年龄最大的登山者,在西藏青朴创造了中国飞滑翔伞攀高 6100 米的纪录的挑战者,在 66 岁之时选择退休的企业家,便是王石。

不断挑战无数不可能的王石,其本人经历或许是对公益最好的注解,也是对企业家精神最佳的诠释。